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臀(一、雪白如初见)

作者:admin人气:670来源:



我叫杨乐天,今年十八岁,成长在一个三口之家。我爸爸叫杨康,是一名医
生,工作在救人性命的一线,人到中年,正值事业巅峰,经常一个电话,半夜就
要赶往医院。
我的妈妈叫陈慧心,是个光荣的人民教师。妈妈年轻时便是个标志的大美人,
一对水汪汪的眼睛似乎会说话,妈妈鹅蛋般光滑圆润的脸上最动人的要属那两片
湿哒哒的嘴唇,每每抹上唇膏,变更叫人欲罢不能。只随意能叫妈妈一声大美女
自然是因为她「大大」的身材,妈妈一对丰满的乳房虽不至于大的夸张,却也足
以将衣服紧紧撑起,特别当妈妈穿毛衣时,那柔软动人的形态便越发显了出来。
当然,最要人命的还是妈妈两瓣美臀,我觉得那是上天赐予妈妈最好的礼物:丰
满却不叫人腻味,肥大而又不失挺翘,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想上去拍上一巴
掌,使劲的蹂躏一把,赞上一句:「好一块屁股蛋子!」
毫无疑问,我对妈妈有超越伦理的爱。我不知道这是长久以来心理上的依赖,
还是进入青春期后肉体上的萌动,但我知道自从上次看光妈妈大半个屁股之后,
这念想便愈发强烈了……
那天,天气燥热,全身都冒起了烟,我在学校上学,突然胃不舒服,于是我
便跑到妈妈宿舍拿药。妈妈的宿舍在学校宿舍楼二楼,因为有个杂货间,所以这
层只有两间单人宿舍,一间是妈妈的,一间苏琪老师的。来到妈妈宿舍门前,正
当我想敲门看看妈妈在不在时,没想到房门顺势便开了过来,接下来,引入眼帘
的,便是让我毕生难忘的一幕:一张雪白的屁股直接占满了我的视线,妈妈正弯
着腰整理着裤脚,牛仔裤刚拉到私处,能隐约看见妈妈两腿中间黑黑的一丛,似
乎泛着些光泽,更让人呼吸急促的是,妈妈的两片臀瓣向两边打开,中间隐藏的
嫩菊露出些许,好像在诱惑我的魂魄。「怎么又来了?」我愣了半天没有回过神。
妈妈见没有人回话,转过头来,瞬间瞪大媚眼,张开小嘴,一下子将裤子拉到腰
间。我看着两片臀瓣被硬生生塞进裤子,眼球虽有两瓣嫩肉跳了跳,心里一阵落
空。妈妈有些慌张的转过身子,面色潮红,鼻尖闪着丝丝汗液:「天天,你,你,
怎么来了?」「哦,哦!」我终于回过神来,「我来找些胃药,胃疼。」「胃又
疼了?你先去外面等一下,妈妈那要给你,对,对了,妈妈换衣服,你不要进来
啊。」妈妈身前高低起伏不断颤抖,将我的视线扰得一阵混乱,其实,我早已忘
记了什么胃疼,满脑子都是雪白。「哦,哦。」我无暇多想,回应了妈妈就落荒
而逃。在门外狭窄的过道里,隐隐听到妈妈长舒一口气,眼前又开始闪现一幅幅
画面,突然感到下面涨得难受,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小兄弟已经抬头致意。
好一会儿,妈妈拿着药出来了,此时的妈妈已经换上了衬衫,其实妈妈穿衣
服还是很保守的,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式,可没有像小说中那样将领口的扣子解开
好几颗,露出一片风情,但正是因为扣紧了扣子又适当留白,才显的妈妈的双乳
越发饱满,像是装了水的气球,其中的水要突破张力溢出来一般。「怎么又胃疼
了?是不是有吃冷的了?」妈妈将药递给了我,我赶忙收回视线,接过妈妈手中
的药时,感觉到妈妈指尖的柔软,不知什么时候,妈妈在我眼中成为了一个越发
纯粹的的女人。「恩,喝了瓶冷汽水。」妈妈听完,顿时板起小脸,瞪着眼睛在
我头上拍了一下:" 医生的话忘了?不许吃冷的,不知道吗?" 后面妈妈教育了
什么我统统忘了,我只记得妈妈胸前不停地抖动,还有我不停颤抖的双手……
大家应该能看出,我的家庭环境还是不错的,因为爸爸是医生,妈妈是老师,
所以家庭氛围比较好,经济条件也不错,当然,我的家教却也是比较严的。爸爸
妈妈对我的学习从不马虎,同时也支持我发展各种爱好,为了我能全方面健康成
长。
所以在这种家庭环境下,对妈妈产生不伦的念头让我不时有愧疚感,负罪感,
有时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我这么想对得起爱我的妈妈,疼我的爸爸吗?爸爸为
了我日夜操劳,妈妈为了家也开始有了些皱纹,可是念想这东西一旦在脑海产生,
便很容易扎根,怎么拔也拔不去,就像在想到妈妈皱纹的同时,我竟然还开始幻
想妈妈丰腴圆满的身体,想象妈妈娇嫩的乳鸽,弹翘的肥臀,我摇着头,我这是
怎么了?
难道是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产生了所谓的俄狄浦斯情结?或许其他人
多少也有吧?或许只是有些人没有意识到,有些人意识到了,却藏在心理,而我
则是在最冲动的年龄出发了本能的欲望。我不断地安慰自己,希望减轻内心的负
罪感,然而有的时候救赎往往是另一场罪恶的开始,无形中我被一种不可名状的
力量紧紧抓住,将我开始带向妈妈的衣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