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12上)

作者:admin人气:1441来源:





   《一》大学时代

            十二、淫娃归来(上)

  「还有哦,今天给你买的裙子,以后要穿知道吗?我就纳闷了,你这么个性
感美女,竟然不穿裙子?你男朋友也是,他没有审美吗?就没要求过你穿裙子吗?」

  「啊……他……说过……不过我不……喜……喜欢……他就……没在说……
过了……啊……」

  「切,那我今天告诉你,不管你喜不喜欢,以后都要穿,知道吗?」

  「啊……啊……我真的……真的……不习惯……啊……啊……」

  「没什么习不习惯的,这样吧,等会学校,我第一次找你出来做的时候,你
给我穿著裙子和高跟鞋来,知道吗?」

  「啊……啊……啊……」

  「问你话那,知不知道?」

  「啊!!~~知道……知道了……啊……」

  「乖,按我说的做,我不会亏待你的。表现的好了,回去老公我,不带套,
把精华都射给你,让你的浪穴和子宫,好好冲个澡,滋养一下。」

  「啊……不要……不可以……的……啊……」

  「什么可不可以的。我告诉你被精液的冲击子宫,比带套高潮的快感要高好
几倍。保证爽死你。」

  「啊……不可以。真的不……不行……会怀孕的……」

  「我们可以掐算好日子啊,而且就算怀了,你不说我不说,就让你男朋友养
呗,他家不是挺有钱的吗?不差多张嘴,大不了你以后嫁给他再给他生个亲生的
不就完了。」

  尼玛啊,虽然在我的计划后期是准备让阿涛内射小欣的,不过这话为啥从阿
涛嘴里说出来就那么难听那?

  「啊……那……那也不行……你说过。不强迫……我……实在……
做不来的……事情……的……」

  「唉。好吧。我给你时间考虑考虑,现在不著急回答。不过眼下,你可要有
个心里准备了啊。」

  「啊……你要……要干嘛?」

  小欣的声音充满的惊慌,我不知道那边怎么了。阿涛到底让小欣准备什么。
他又有了什么变态的注意了吗?

  「准备好了啊,我要冲刺了。」

  原来,这半天的谈话,阿涛已经要到了发射的状态了。现在他们的姿势,是
最适合阿涛冲刺的了,也不知道小欣那柔弱的身体能否经得起,阿涛此时那暴风
骤雨般的摧残。

  「啊!!!!!~~~~~」

  回答我的是,小欣近乎撕心裂肺的惨叫。不过还好,这声惨叫到了后来,就
变的有些兴奋和舒爽了。

  「啊……啊……啊……我也要……我也要到了……啊……啊……
来了……来了……来了……啊……」

  「啊……用力……到了……到了……啊……」

  此时小欣已经浑然忘记了自己是在窗口,我感觉她的叫声已经响彻云霄了,
在这个相对与白天来说还算寂静的晚上,她的声音,连在路上行走的人,都听到
了,在我的角度,我就看到有几个人在向上观瞧。

  还好,我们两个房间都没有开灯,外面的人,由于高度差也看不到房间里的
情况,要不然,我亲爱的小欣,就得赤裸裸的被人看光光了。

  相比于楼下的路人,我的位置听的更加真切,此时隔壁传来的是,小欣的呻
吟声、阿涛的睾丸撞击小欣阴唇的「啪」「啪」声还有好像是肉体的拍击声,应
该是阿涛又在打小欣的屁股了。

  阿涛现在好像越来越热衷于在小欣即将高潮的时候,大力的拍打小欣雪白的
屁股了。我能够想像,看著那雪白的,丰盈的屁股,在自己的拍击下,泛起一阵
阵的肉浪,那种征服感和满足感,就会让人欲罢不能的。

  三种声音好似和声一样,自窗口向我扑来。我也在著美妙声音的旋律中,情
不自禁的将手伸进裤子里,然而当我的手触碰到我的小兄弟时,一阵钻心的疼痛,
再次袭来,我急忙抽出手,定睛看去。

  原来我的拇指和食指上都起了水泡,应该是刚才掐灭烟头的时候造成的。没
办法,我现在欲火焚身,只得用左手去继续抚弄阴茎。

  男人从感受到即将射精,到真正发射完毕,时间是很快的。所以此时隔壁,
也传来了,一声饱含满足的女性呻吟声。

  「啊!!!!!~~~~」

  小欣已经到高潮了,阿涛应该也已经射出来了,相比来说我是最厉害的,虽
然换手耽误了一下时间,不过我还是在他们之前就已经发射完毕了。(┬_┬)

  好吧,我承认,这样的刺激对于我来说,真的太大了,我估计,再听下去,
我都不用用手去摸,我的小兄弟自己就能吐出来了。

  这是我来到这里六、七天以来,听见的最完成的一次,我心爱的女友小欣,
跟别人交合的声音了。相比于前几天的刺激,今天也是最强烈的一次。

  从他们的谈话可听出来,阿涛对小欣的调教,已经初见成效了。只要小欣离
不开阿涛的兄弟,我们的计划就可以继续进行下去了。

  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计划开始的这一部分,毕竟刚开始,小欣相当于是被强
奸了,如果她一旦想不开,报警、自杀、或者告诉我,这个计划都会夭折。

  如果小欣在一个月的约定后,坚决的不再与阿涛联系,我们的计划,也将面
临著破产一途。不过还好,虽然绕了很多的弯子,但是结果是殊途同归。小欣已
经彻底的被阿涛的家伙所征服,之后的调教虽然也太能让小欣接受,不过无论怎
样,心里冲击都不会有这么大了。

  想著这些,我慢慢的也放松下来。隔壁辛苦交战的两位,貌似也回复了一些
体力,依稀有话语传来过来。

  「我没力气了,刚刚的声音是不是太大了,一定被人听见了,我怎么见人啊。」

  「没事的,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你,怕什么,明天……」

  我就听见了两句话,后面的声音就听不清了。应该是两个人,向房间里去了。

  看来没有什么可以听的了,我也转身,走向衣柜,开始换衣服。刚刚射得太
突然了,我连裤子都没来得及脱,现在弄的里面都是,我要赶紧收拾下。

  脱下了衣服,看著一内裤的精液,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很快的调整情绪,将
弄脏的衣服放在盆里泡起来。澡是不敢洗了,以前小欣不注意这个房间是否住人
的时候,还好说,现在她开始留意了,我就不能大量放水了,万一她此时正在洗
手间,听见上水的声音,这个事情就不好办了。

  我只能用水壶里的水泡上衣服,同时匀出小半盆,开始用毛巾擦拭自己的身
体。

  果然没一会短信就来了。

  「这场收工了,她去洗手间清理了。嘿嘿,怎么样兄弟给力吧。晚上还有没
有,不确定了,看情况吧。」

  看了短息,我也懒得回他,就直接把电话扔在了一边,继续擦洗。

  将身上的污秽都擦拭干净后,换上新的内裤,我成一个大字的,仰躺在床上,
开始思索。我的整个计划,可以说已经进入了新的篇章,之后回去后,我几件事
需要开始准备了。

  比如要更加细心的呵护小欣,不能让她的身心都离我而去;比如要在找机会
敲打一下阿涛,他现在开始有点不受控制了;再比如我还要回一趟学校,看看之
后调教应该怎么进行。

  离阿涛毕业还有一年,这一年的时间里,我需要阿涛彻底的开发小欣的淫荡
潜质,这一年的时间,将是我们三个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因为之后阿涛会进爸
爸的公司,那时我就需要开始考虑怎么才能不让小欣起疑了,想想就觉的头疼。

  就这么胡思乱想的,不知不觉的我就沉沉的睡著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十点多了,阿涛今早没有打电话过来,也没有
短信。

  难道是昨晚做的太累了,还没起来?

  我躺在床上,梳理了一下,昨晚临睡前考虑的事情,然后明确了之后的行动
计划,就起身洗漱。

  刚刚洗完,正在琢磨隔壁在干嘛,就听见床头墙壁的撞击声再次传来了。这
最后一天了,你们也不放过啊,玩的这么开心,十一点了,中午了,很有兴致嘛。

  我急忙快步走到窗户旁边,侧耳倾听,然而一点声音都没有,我探头出去,
发现窗户已经关上了,不知道是小欣的主意,还是阿涛的主意。

  无能为力的我,只能颓然的坐在床上,听著那一声大过一声的撞击声,想象
著,我可爱女友的胸部,被阿涛揉搓成各种形状;我可爱女友的身体,被阿涛摆
成各种姿势;我可爱女友的嘴里,被阿涛诱导出淫词浪调;我可爱女友的阴道,
被阿涛操干的淫水纷飞。

  而我只能无助的躺在床上,自己抚弄这自己的兄弟,了以自慰。

  撞击声没有了,过了能有十几分钟后,又再次想起,比刚才更加猛烈,应该
是阿涛要射精了。他再一次在小欣的阴道里发射出了自己的千万子孙,小欣也再
一次被阿涛攻破防线,迷失于肉欲之中。

  隔壁的动静趋于平静后,没多久,阿涛的短信接踵而至。

  「最后一炮,完美收官,她洗漱完,我们去吃饭,然后送她走。」

  终于要走了,小欣来了七天,被阿涛打了九炮,再不走,我估计阿涛也快精
尽人亡了,我终于明白那句话了「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小欣貌似在
这几天的性爱洗礼下,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阿涛应该已经快要支撑不下来
了。

  而且密度如此大的性爱交合之后,我相信小欣的性欲应该已经被放大了很多
被,这对之后的调教,还是有很大帮助的。她只要有需求,那么就同样要有付出,
至于付出到什么程度,就不是她能说了算的了。

  就这样,我平静的度过了一个中午,小欣他们早就出门了,我也不再有什么
顾虑了,这一中午不但不觉得无聊,反而有些恬静了。

  下午大概三点左右,我的房门终于被敲响了。我过去打开门,阿涛笑盈盈的
站在门口,双手背在身后。见我让开身子,他快步走进房间,然后栽倒在我的床
上。

  「唉,累死我了。」

  「滚,少他们在这得了便宜卖乖。」

  虽然我们都没有把话点明,但是大家早就已经心照不宣了。

  「嘿嘿,我就是感慨下嘛。」

  说著阿涛就做了起来。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从阿涛的眼神里,看到
了那丝疲惫。看来以后还真不能这么密集的做了,阿涛废了我到不在乎,不过他
不行了,我去哪里找个接替他的人啊?而且,还要让小欣在重新接受一个人,我
怕她真的会精神崩溃。

  「那。这是这几天的战绩,给你。正好一盒。」

  说著,阿涛把背后的手伸了过来,我定睛一看,原来就是之前放在小欣床头
的那盒避孕套。

  「一盒?不是做了九次吗?怎么用了一盒?」

  「不是九次,是十次啊。」

  「嗯?你刚才去机场的路上又做了一次?」

  「呵~我到是想,你觉的小欣能同意吗?」

  「那怎么回事?你今早做了几次?」

  「一次啊。」

  「昨晚那?」

  「两次啊。」

  「两次?」

  「对啊,回来做了一次,之后半夜十一点左右又做了一次。」

  「靠,我睡著了。」

  「哎呀,我不告诉你,看情况吗?晚上我想满足你一下,就又做了一次,而
且是全程在窗口做的,那个时候已经夜深人静了,小欣也没反对,就被我压在窗
台那,一顿爆操,真他妈爽,她喊得嗓子都哑了,你没听见?」

  「尼玛,昨天太累了,睡著了,没听见啊。」

  「我觉得昨晚那次是最爽的一次了,她是各种配合,让说啥说啥,我让她撅
在那,两手扶著窗框,她都照做了,后来,我一琢磨她不是练跳舞的嘛,我就举
起了她一条腿,让她两条腿成一字型,就是那个什么」一字马「那个。然后一顿
捅。不过兄弟我跟你说,这个姿势还是少用,进到里面是挺紧,就是太紧了,弄
的我有点疼了都。」

  尼玛,爆操「一字马」,这是我期盼好久的姿势了,我还没用那,就被阿涛
被抢先了。

  「我跟你说兄弟,小欣绝对是极品啊,那基本功,都不用热身,直接就被我
把腿掰上去了,虽然我被夹的很疼,不过给小欣的刺激也是蛮强烈啊,她就是那
时候,把嗓子喊哑的。」

  「那姿势,那叫床,现在想想我都要硬了。你说你怎么就睡著了那?还睡的
那么死。

  她高潮的时候,喷了一地,那叫声,就差把对面楼里的感应灯叫亮了。「

  「操!」

  此时我心里充满了懊恼,这觉睡的,不但最想的姿势被阿涛抢先了,连最精
彩的阶段都被错过去了。

  但是现在懊悔也没有什么用了,以后时间还长,还是会有机会的。看著阿涛
还举著避孕套的空盒,我无奈之下,伸手正要接过,结果碰到了盒子上面的水泡,
一阵疼痛感再次传来。我就赶紧换手接过。

  阿涛看到我的动作,问我这是怎么了,我就把昨晚的情况说了一遍,阿涛差
点没笑死。

  「哈哈,兄弟,你说你这么聪明个人,怎么能犯这种低级错误那?幸亏哥们
我反应快吧。我也闻到了,估计就是你,所以我就加紧狠操了她几下,我跟你说,
你家小欣啊,只要狠顶她几下,她就什么都忘记了。这种刚尝到性爱美妙滋味的
小姑娘很好搞定的。

  你时间长了不操她,她自己就会忍不住的,但只要你一操她,她什么都听你
的。「

  被阿涛嘲笑和说教,我的心情很不爽,阿涛也看出了我脸色不好,没有再继
续说下去。而是把手伸进口袋,又拿出一样东西。

  「好了,别郁闷了,在给你看样好东西。你看,这是啥?」

  随著阿涛的话,我的眼神也盯在了他的手上,一团白色的东西,随著阿涛轻
轻打开,我才看清楚,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菠萝,这是?这是小欣的内裤。就是
我在洗手间看到的那条。

  「小欣的内裤?」

  「嘿嘿,是啊,这是小欣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穿的内裤,我开始前戏的时候,
也没给她脱下来,而是隔著内裤玩了她好久,等她的淫水把内裤都因湿了,我才
给她拔下来,之后她要去洗,我没让,我说这个留给我吧,做个纪念,嘿嘿,她
看看我,没说话,就把它扔在凳子上了。哈哈。」

  「她穿了一夜,后来又被淫水浸透了一边,现在上面还有小欣那小骚穴的味
道那,兄弟这个留给我好不好?我有时间还要回味一下那。嘿嘿」

  阿涛猥琐的挂著一脸淫笑,还把小欣的内裤按在鼻子上,深深的吸气那。我
看他那样子就觉得恶心。

  当然我也没想到小欣会真的把内裤留给阿涛,毕竟是女孩子私密的东西,她
这么做就说明她基本已经被阿涛控制住了,看来我追回爱情的路,还有很长要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