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我的新婚夜完

作者:admin人气:1548来源:


我要把我最美好的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给我的老公。送走所有客人,老公迫不及待抱住我…… 他除了不停地抚摸揉搓左侧乳房,还不断地在我耳边说着情话来挑逗我:“你的乳房真是美得很,白晢幼滑,挺拔高耸……你穿上那件低领婚纱,酥胸半露,看得我神魂俱醉。兄弟们还谑笑我有福了,晚上可饱眼福啦!……你答应给我看全部的,令我今天时常胡思乱想。真是很美,很美!滑不留手,乳头尖尖的,又红润,又坚实。看!捏着它,兴奋地坚硬起来啦!……我轻力些,不会弄痛你吧?乳房非常有弹性,还很大呢!我的手握着还剩下许多啊!”   享受着他的抚摸揉搓,耳闻这样子的挑逗情话,心神俱醉,那管他如何疯言疯语,“唔…唔…嗯…嗯…”连声,也不知是兴奋的呻吟,还是对他的回话。   “坐在我前面,好给我揽抱着好吗?”他问。   我羞涩地抬起头凝望他,笑道:“现在不是也揽抱着吗?”   他微笑摇头,说:“坐在我前面,好给我揽抱着两边乳房,可不能厚此薄彼啦!”   原来他想同时抚摸揉搓我的双乳!我微微撑起来,吻了他一口,他张开了大腿,腾出空间,我移动身体,背向他,坐到他前面去。他扶着我的纤腰斜倚在他的胸前,突然背后腰部碰到一条坚硬物事,“啊”的一声,才醒觉那是他那坚实挺起的阳物。   我微微转身看着他胯下,讷讷地问:“我的背会压着它啊!”   他笑道:“不碍事!”   我才放心,靠拢他的胸前,感觉到背后臀部和下腰部压着他硬硬的阳物,这是我的身体首次接近他的阳物,以前和他拥抱热吻,虽然也觉得他的胯下隆起巨物,但是却隔着裤子和裙子,还未试过现在那么亲接近它。真是很巨大,很长的肉棒子,我暗自盘算,从背后臀部伸到下腰部大概有张开了手指的手掌长度,可有七八寸啦!   他探过头来,笑问:“做什么啦?”   我羞得面红耳赤,却不想他知道我在量度,缩回了手,便笑着摇了摇头。   他似乎看到我用手来量度,笑着双臂一收,紧紧揽抱着我的纤腰,两只手掌便放在我的肚脐下的小腹轻轻地揉搓,说道:“我要将精子放进这里。”   我担忧地说:“你的……那么长,我可能受不了的。”   他按着我的小腹,安慰我道:“不用担心,不会受不了的,只是放进这里罢了!”   他见我不说话,知道我很担忧,便再次保证说:“我应承对新娘子要温柔体贴,一定会怜香惜玉的,一定会令新娘子快活的!”   虽然我还是非常担忧,但是他是那么诚恳,况且这也是妻子的当然责任,是痛苦还是快活,都不是问题了。他待我无论如何温柔体贴,也不能保证他撕破我的处女身子时没有痛楚的,不会痛不欲生已是上上大吉了,快活则似乎有点奢望啦!   我回过头来,苦涩地笑道:“我希望你温柔点,不致令我痛得太厉害便好了。我完全交给你了,要怎么样便也由得你啦!”   他深情地说:“可能会有点痛,你尽量放松些,我答应会尽一切能力,让你舒服点。”   他说罢便双臂一紧,我回过头来与他深吻。他的双手也从我小腹处游上胸脯,两手各紧握双乳,不断地抚摸揉搓着。双乳享受着他的爱抚,无限的温馨和欢畅重临我身上,令我如痴如醉。约莫一顿饭光景,内裤也给他脱掉了,新娘子终于赤裸裸地展示胴体,献给新郎观赏抚摸了。   他的左手从后伸过来,仍然揉弄着左边乳房。我见到右手已经游到小腹之下,扫弄着我的耻毛。我紧咬牙关,两腿紧紧地合拢,看着小腹之下乌润的芳草给他的手掌抚弄着,指头在草坪上左扫右弄。这里已经是禁地的边缘,这块油润乌黑的草坪,从未给这样子的挑弄着。草坪边缘便是微微凸隆的耻骨,越过了耻骨便是我的阴户:从未给任何人触摸的处女地!   耳际听到他的挑逗说话:“小腹多滑溜啊!柔软得,温暖又富弹性,我放在里面一定很舒服的了!……毛发乌润润的,很柔顺柔软,形状很可爱啦!……”   我半闭双目,陶醉地享受他的抚摸。看着他的手指已经滑到草坪边缘的耻骨上,心知他要快要探索我的处女阴户,我紧张地拼命合拢两腿。他伸出了长长的中指,越过了耻骨向下摸索,微微地触摸到大腿侧两片大阴唇上方,我紧张到全身颤抖起来,双腿合得紧紧的。心想:两腿紧紧地合拢,两片大阴唇紧闭,也可阻缓他的侵占吧!我突然见到他的中指的指头有点亮晶晶的,微感诧异之际,他已经微曲中指成弧形,贴向大腿紧合的中央位置,指头毫不困难地滑进鸿沟缝隙内,一阵激烈的酥软酸麻骤然袭击下身,令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湿得很啦!”他小声说。   这时我才醒觉他指头上亮晶晶的便是我的阴液,竟从两片大阴唇渗了出来。那么我两片大阴唇可已经湿润非常,中央的鸿沟缝隙已经给他的指头侵进去,指头放在两片大阴唇内壁里面,怪不得这样子的酥软酸麻。我不知是已经给他占领了,索性放弃了抵抗,还是因为那阵阵难当的酥软酸麻,两腿竟然松弛下来,不再合得紧紧的,还微微地张开来。他的指头在大阴唇顶的鸿沟停留片刻,便继续向下探索。我知道片刻便会碰到最敏感的阴蒂,未必受得了这样子的刺激,忙不迭用手按住他的手,制止他进一步的刺激。   他奇怪地问:“不想我抚摸吗?”   我仰起头来,见到他面上满是渴望之情,知道他确是很想抚摸我的处女地。这块处女地是他的了,要抚摸也是理所当然的。我羞涩地笑,说道:“怕太刺激受不了!”   他俯身过来吻了我一口,说道:“我轻轻地抚摸,让我带给你欢乐,新娘子尽情地享受我的服侍吧!”   说罢便将我两腿搁在他两条大腿上,继而他脚跟放在床上,曲起两条腿向左右分开,我的两腿便扣着他两条腿曲起分开。我低头看到自己下身的姿势,羞得满面通红,阴户随着我两条腿曲起分开,已经完全展露出来了,下阴凉凉的,相信大小阴唇也都向两旁极度张开,如果床尾有镜子的话,一定看到阴户大开,阴道也应该一览无遗了。他虽然看不到阴户大开的景况,却用他热呼呼的手掌按上了阴户,我“啊…呀…啊…呀…”地惊呼起来,阵阵难当的酥软酸麻,侵袭着整个阴户,我禁不住低呼,哼哼唧唧地呻吟,身体扭动不已。   他一边翻弄阴户,一边在我耳边说道:“按着阴部很舒服啦!……这里湿漉漉的……两片大阴唇很柔软嫩滑,给我摸得硬硬的,你一定很兴奋了!……咦!这里微微凹下去的……是阴道口了,很湿润啊!我要从这儿进入你身体内,要在里面活动,将精子射入里面深处……多么湿润嫩滑的阴道口,我真是有福了,可以享用你最宝贵的地方……我要从这儿深深地进入你身体内……你要紧凑地包裹着我的肉棒子,令它舒畅地将精子射入里面深处……”   他不停地扫弄阴道口,我酥酥软软、痒痒麻麻的,极之兴奋难耐,心想:他如果用指头插进来撕破处女膜也可以的,反正都是献给他的了;不过如果用他的肉棒子捣破处女膜便更好了!我突然感到他用指头拨开了小阴唇,并沿着小阴唇向上滑动,探索我最敏感的阴蒂。我立刻再用手按住他的手,想制止他,可是他却比我快一步,指头撩上了阴蒂,一股震撼的激烈快感冲击,全身顿时一下激烈抖颤。   他在我耳边说道:“放松点,让我给新娘子毕生难忘的高潮吧!”   “高潮!”我诧异起来,我现在还是处女,未尝交媾滋味,要享受性爱的高潮,想来有点不可思议。我还未来得及向他表达我的想法,他的指头已进一步压在敏感的阴蒂上,阵阵激烈的快感冲击着阴户里里外外。我抬起头来仰望,他看着我微笑着。我正想对他说话,希望他能够放弃探索我的阴蒂,那里难当的敏感和刺激,令我全身剧烈地抖颤抽搐。可是我发觉张开了口,却说不出话来,喉间只是发出“咯咯…咕噜…咯咯…咕噜…”的声响,多难听的啊!我全身酥软不堪,无力抗衡他的刺激,想合拢双腿抵抗,却又搁在他两条腿上,给他扣着、曲起和分开了。我鼓起残力,双手用力按着他两条腿,挺起腰枝,小腿使力,欲脱离他两条腿的纠缠,眼见搁在他两条腿上的大腿可以卸下之际,冷不防敏感的阴蒂给他数次扫弄,全身随即乏力,瘫软地动也动不了。阴户大开,我而且已经落入他的掌中,只能任他抚慰摸弄。我看不到他抚弄阴蒂时的实际景况,只是见到他一手按着我阴毛上方推向肚脐处,另一手伸出指头在阴户上方缓缓地旋转揉弄,我只有咬紧牙关,抵受着阵阵激烈快感的冲击。   他一边刺激着我的阴蒂,一边在我耳边说道:“放松点,慢慢地享受……会很舒服……很刺激的……阴蒂硬硬的,好象一颗小豆子……”   我喉间不停地发出“咯咯…咕噜…咯咯…咕噜…”的声响,越来越厉害,我极力想制止也忍不住了!平时洗澡,阴蒂试过给花洒喷射到,也麻痹酥软好一会儿。虽然也曾经试过紧紧夹着枕头,挤压阴蒂来自慰,获得阵阵快感,但是却未试过这样子直接刺激阴蒂,令它太敏感太酥麻了,实在抵受不住。他似乎只是刺激了十数秒钟,我却好象是度“秒”如年,那种无法形容的激烈快感,一波接一波地冲击我的阴户,令身体震撼不已,抖颤不停。可以说是无比的舒服,也可以说是无比的煎熬。阴户里里外外都灸热难当,小腹里好象有股不断膨胀的气息,正不停地到处流窜冲突,胀得我非常辛苦,几乎透不过气来。我气息急促,张大了口不断地喘气,那股胀气不断地充塞小腹里,眼看肚子快给胀破了!他突然在我耳边说道:“看你快要到达高潮啦!……”   高潮,见鬼啦!快要胀得肚破肠流啦!突然感到他快速用力研磨挤压阴蒂,麻痹酥软的感觉此起彼落,并化为激烈的快感,汹涌澎湃,有如排山倒海般,一浪接一浪地冲击阴户里里外外。快感的浪涛不断地拍打着,一浪比一浪高,令我激发出“啊啊!……呀呀!……”的潮声浪声。但觉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阴户已经抵挡不住,剧烈地震颤抽搐起来。快感的浪涛势度不止,倒灌入体内,直卷小腹,千军万马之势,有如大潮倒灌钱塘江,激发起滔天巨浪。既舒畅莫名,却又惊惶失措。这快感的浪涛倒灌体内,片刻便会碰上小腹里那股不断膨胀的气息,互相冲突激荡,这回不肚破肠流、粉身碎骨才怪啦!两股力量汇流一碰,激荡不已,小腹骤然鼓胀,再一下子激烈抽搐,我禁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气,“呜呜!……啊!……呀!……”之声徒然泄出。胀气和快感在体内鼓荡不已,并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四肢百骸到处流窜冲突。快感不停地冲击脑门,耳际轰轰隆隆之声不绝,很舒畅快活,全身轻飘飘的,犹如腾云驾雾,浑不知身在何处,只知四肢百骸非常舒适,小腹和子宫正在不停地掀动抽搐,将快感不断地输送往全身各处。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稍为回复清明,听到自己发出阵阵微弱的“啊呀!……啊呀!……”之声。他的手仍按在阴户上轻揉着,引得阴户、小腹和子宫仍不停地微微掀动和抽搐,延展我高潮的快感。我挣扎着卸下双腿,转过身来面向他,投进他的怀抱内拥吻着。高潮的快感余波久久不退,围绕着我的身体盘旋着,能够抱着他、吻着他,令我得到无限的欢愉和慰藉。   “很舒服吧!”他笑说。   我感激不尽,笑盈盈地点头说:“很激烈哪!”   他笑道:“让我更加亲近你吧!”说着便吻着我,并扶着我的腿张开来,要我用双腿围绕着他的腰。我张开双腿坐近他身前,低头见到他胯下竖起的肉棒子,知道他要用坚实的阳物贴着我张开的阴户,面也红起来了。   “你害怕它吗?”他笑说。我笑着摇头,轻轻地坐上他腿上,用修长的双腿围绕着他的腰,挪动下身,把张开的阴户贴着他坚实的阳物手揽他头颈,与他拥吻着。我非常喜欢这样子的揽抱拥吻,这是最亲近他的了,嘴巴吻着他,双乳紧贴他胸膛,下阴则紧凑地压住他的宝贝儿,舒畅得很。他虽然动也不动地揽抱着我,但我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宝贝儿在阴户中微微地跃动,这是他的生命之源,现在正藏身在我两片阴阴唇之中,给我揽抱着啦!   揽抱拥吻良久,他说:“能够令你舒服,我很高兴!”   我笑道:“弄得我很舒服,辛苦你啦!”   他说:“也没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爱护新娘子是我的责任嘛!”   我看到床头柜上的时钟,快午夜三时了,他这样子挑逗和服侍我,足足花了近两个小时多,而他的肉棒子也已经挺立了许久,不知会不会累坏的,便说道:“很晚啦!今日整天奔波劳碌,你也应该很劳累了,不要累坏了身体,休息吧!”   他笑说:“也没有什么劳累,还未替新娘子开苞洞房呢?”   我说:“怕你累嘛!”   他指着下身笑道:“它还这样子的坚硬挺立,等着和新娘子洞房啊。”   我白了他一眼,笑说:“由得它等着吧!新娘子可没兴致呢!”   他苦着脸说:“不理它啦!”   我低下头来,看见贴在小腹处的阳物头部,龟头亮晶晶地发出了淡红光芒,艳丽可爱,这件东西,今晚便要插进我的身体内,进入我体内深处活动了。我羞涩地说:“这是你的生命根子,哪会不理它!”   他按着我的肩,微微挺腰,说:“我要进入你身体内,让你紧贴着它、抚慰它,让它舒服地射出来。”   我羞得满面红霞,抬起头来,说道:“希望你好好地、温柔地享用我的身体,我没有试过的,希望会令你舒服。”   他捧起我的面,在额上吻了一口,侧身从床头柜抽屉内取出那枝KY润滑剂交给我,说道:“涂些在肉棒子上,润滑点,希望容易些进入你身体内。”   我还记得珠珠提醒我到药房买一枝润滑剂,并吩咐如果分泌不足,谨记要涂上少许,以免给他坚挺的阳物弄伤阴部。他果然对我体贴入微,前几天便已经购置了。我稍为退后,眼前是他那庞大坚硬的阳物,挺拔地高高竖立,拿着那枝KY润滑剂,不知如何是好。   我皱起眉头,忸怩地笑道:“要怎么样涂的?我可不晓得啦!”   他说:“挤些出来,涂抹在阳物前端和茎干上。”   我将那枝KY润滑剂回递给他,说:“你涂吧!”   他坚持地说:“你还没有亲近过它,替我涂吧!”   我着抿嘴审视眼前的庞大阳物,在床头灯照射下,便如一枝肉做的柱子,前端头部没有皮肤包裹,呈钝头的圆锥柱形状,后方则微微斜出来,好象是带了头冠似的,活像乌龟的头部,光溜溜、亮晶晶的透着淡红色的光芒。龟头最前端有一线状的孔穴,相信便是尿道口了,还记得那光碟的情景,精液便是从这线孔穴射出来的。心中嘀咕:女性有排尿处的尿道和生殖处的阴道,孔穴是分开的,男性则奇怪地合而为一,他射精出来时,可别连尿也排出,否则我的阴道可变成马桶啦!   他似乎看到我那古里古怪的神情,问:“有什么好笑的哪?”   我不敢问他这个问题,惟有说:“它的样子怪怪的,有点可笑的模样。”   他用手扶着阳物茎干,引领我的手掌握着阳物前端的龟头。我顿时满面额潮红,这是我第一次用手触摸他的阳物。龟头很滑溜,摸上去觉得肌肉非常柔嫩,却又非常坚硬,很庞大粗壮,充满了手掌心。龟头似乎是整枝阳物最粗大之处,尤其是龟头后方鼓胀起的冠状,更是最粗大之处。心想:只要这最粗大的龟头顺利地进入了阴道,后面的阳物茎干应该是没有困难的,唯一担忧的是会插得多深,不知道能否全部进来。   我用手掌轻握着前端龟头,他好象非常舒畅似的,便问道:“很舒服吗?”   他点头说:“前端是最敏感的,给你握着已经那么舒服,进入你身体内,给你里面紧凑地夹着,一定更加舒服了!”   我知道他想要了,便放松了手,旋开那枝KY润滑剂的塞子挤压,那料到竟挤不出来。他笑道:“润滑剂和你一般,也是未开封的!”   我白了他一眼,看见那枝KY润滑剂的口子密封,也咭的一声笑出来,问:“那怎么办?可要到杂物房拿钻子了!”   他鬼头鬼脑地笑道:“可不用那么麻烦,旋塞头有尖端,塞进密封口子,一挤便破了。”   我感到他说的是破开润滑剂,其实想的是破开我的身子,也由得他疯言疯语。我依着他的说话,刺破了润滑剂的口子。可能刚才使力挤压,冷不防润滑剂从破开的口子迸出来,我忙不迭用手掌接着,否则便会弄湿床铺了。我旋回塞头,笑看着他,他乖巧地用手扶着阳物茎干,我用指头沾了些润滑剂,轻轻地涂抹龟头部份。润滑剂是透明的,涂上了的龟头,油亮亮的甚是有趣。我继续涂抹龟头后方和阳物茎干,片刻间,一枝雄伟粗壮的阳物,变成了油腻腻的东西,活像一条大香肠。   我咭咭地笑起来,说道:“好象一条大香肠,油腻腻的。”   他也忍酸不禁,笑道:“请你吃油腻腻的大香肠。”   我耍赖道:“不要!”   他张开手臂欲抱,笑道:“很好吃的,要吧!”   我小心地靠近他,不要沾染他大香肠的油腻,轻吻他一口,笑道:“刚才吃得饱饱的,好吃也吃不下啦!”   他双手按上我的乳房,笑道:“你吃得饱饱的,我却饿得很,想吃奶奶啊!”   双乳给他按着揉搓,十分舒服,便说:“那么贪嘴的!”   他俯身凑向我的左乳,我便顺着他,用左手轻托乳底,将左乳凑向他的嘴巴。眼见他张大口,乳尖便给他含入嘴里,乳头一阵酥软麻痒,便感到他大口大口地吸吮。他的舌头还不断地撩拨翻弄乳尖,再度引发我的激情,令我的气息喘急起来。敏感的乳头在他温热的嘴巴内旋转,磨擦着他的舌头,阵阵舒畅的快感汹涌而起,小腹里阵阵酥软麻痹,子宫开始紧缩绷着,我禁不住发出“唔…唔…”的鼻音。他已经察觉到我开始再度进入兴奋的状态,加紧鼓动舌头,不断地撩拨翻弄乳尖,吸吮的力量也加重了,仿佛要将乳房吃下肚去。片刻,他再如此这般吸吮右乳,我给他弄得娇喘连连,全身酥软无力。   他揽抱着我的纤腰,放我仰卧床上,并将一个枕头垫在腰下,说:“也给你涂些润滑剂。”   我经历刚才的高潮,给他挑逗了良久,阴户已经湿透了。他要替我涂润滑剂,实际上是要观赏我的阴户。心中虽然觉得羞愧,但这处子的阴户正是要奉献给他的,他刚才也肆意地探索摸弄过了,还弄得我高潮叠起,现在给他看看也无不可。   我头朝床尾,躺卧下来,枕头垫在腰下,臀部搁在床上,纤细的腰枝给枕头垫起来,向上微微拗着,令平坦的腹部微微上凸,小腿平放在他腰际两侧,大腿已经张开了。我平视斜看,只见胸脯乳房高高地耸立,腹部微凸,下身的芬芳草坪,已经在隆起的腹部之后,再也看不到了。而他那高高竖立的阳物,也只是看到半截,油亮亮的前端龟头,在床头灯的映照下,发出一股柔和的光辉。我微感失望,这样子我可看不到他进入我身体内的一刹那了。他低下头来,就着床头灯的映照下,开始窥视我阴户的境况。   我娇嗔地说:“多羞人,有什么好看的?”   他欢欣地笑着,伸出指头一边翻开大阴唇,一边说道:“好看极了!薄薄的两片阴唇,好象你两片樱唇,是用来吻我的宝贝那的……”   大阴唇给他的指头拈着,传来阵阵异样的酥麻酸软。我双目半闭,一边享受着他的抚慰,一边看着他翻弄自己的阴部的神情,这块方寸之地,完整地保持了二十五年,今晚不只任让他随意观赏,肆意抚弄,还要给他结结实实地插入里面,任他活动,让他的精子体液排放出来,沾湿我体内深处。我禁不住轻轻叹息,也不知是享受欢喜,还是惘然惆怅。他扶着我的小腿曲起,脚掌平放床上,大腿随即成V字形分开,下身抬起,阴户大开,毫无遮蔽地展露他眼前了。   他继续说道:“小阴唇好看极了!薄而狭长,好象两条肉脊,柔嫩鲜艳……啊!你很兴奋啦!它充血了,有点硬硬的……”   阴户打开,内阴的小阴唇也露出来了。给他扫弄着小阴唇,我顿时觉得酥酥软软的,面额开始灸热起来,也不知是害羞,还是兴奋。   “呀!红豆子也出来了!”他突然惊讶地说。   我惘然片刻,突然醒悟他说的红豆子,便是阴蒂。天!阴蒂也给他弄得兴奋地露了出来,还有什么他还没有看到的呢!   下阴突然一阵激烈快感震荡,我惊呼起来,喘息道:“太敏感了!”   他笑道:“我只是按着红豆子,我轻力些,这样子可舒服点吗?”   阵阵激烈的快感从阴蒂传来,冲击震荡全身,令我紧张地绷紧身体。   他继续道:“红豆子开始硬硬的,舒服吗?”   我喘着气回答:“轻些……便舒服……唔!……舒服!……啊!……”   我已经再次给他挑起了欲念,禁不住呻吟起来。突然,阴户下方一片凉飒飒的,刚燃烧起来的欲火也给压下来,原来他正在替我涂上润滑剂。好象涂了很多,但觉阴户下方湿淋淋的充满液体,感觉是怪怪的。他正在用湿漉漉的指头撩弄道口,令我痒痒的极不好受,间中还挑弄敏感的阴蒂,再次挑起我的情欲。心想:一切已经就绪,他要来了!   他抹掉手上的润滑剂,撑起身跪在我两腿之间。我清楚地见到他胯下悬垂的袋子,内里藏着他两颗卵蛋,重甸甸的垂着。那条庞大的肉棒子高高地翘首而起,亮油油地发出光泽,顶部的龟头异常庞大,昂首挺立,在床头灯的映照下,发出一股柔和的红色光辉。心想:我的处女身子快要被扎破了,时间剩余无几,已经进入倒数的阶段了!我开始有点紧张,脑海里盘旋着处女身子给撕破时的感受,我只希望不会太难受,不会有撕心裂肺的苦楚,便于愿足矣!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尽量放松自已。他双手轻扶我的膝盖,向两旁推开,尽量令我的阴户张开。但见他一手握着阳物茎干,俯身收腰,矮身将阳物朝着我的阴户贴上来。只觉一团硬硬的物体贴上小阴唇上方擦动,撩弄着敏感的阴蒂,一股既紧张又刺激的快感涌现。我感到他那粗大坚实的龟头正在上上下下地移动,抚慰磨弄着小阴唇,那种感觉,比刚才坐在他腿上给阳物贴着阴户更是刺激快慰。突然,阴道口给一团硬硬的物体堵塞着,粗大坚实的龟头正压在阴道口上。时辰终于到了!要向处女的岁月拜别了!我微微地仰起头来,咬紧牙关,等待他的进入,一举破开我的身子。   “不要太紧张,放松些,我会温柔点。”他安慰我说。   我无奈地点点头,心想:痛我是我啊!   他再说道:“我要进入你的身体啦!你可愿意啦?”   当此关头,还问我可愿意,我没好气的笑道:“今早在注册署不是说过了吗?还要再问?”   他竟一本正经地说:“我希望再听到你说‘愿意’,愿意将这宝贵的身子交给我,愿意让我的宝贝儿进入你生命的深处,愿意让我在你生命的深处户相厮磨,愿意让我欢畅地在你生命的深处留下我的精华。”   我感动不已,这都是我身为人妻的责任,身子理所当然交给他,那点点痛楚难过,可不算什么啦!我要让他快活,让他的宝贝儿进入我的深处,让他欢畅地将精华洒遍我的深处。我期望他浊白糊状的精液,首次喷洒遍布我的阴道内,亿万活蹦蹦的精子,在我体内深处蠕蠕而动,这是他赐给我的生命之源,将来我还要怀他的孩子呢!   我羞答答地看着他片刻,说:“我……当然愿意啦!”   我见到他满面春风,笑得很酣畅,我俩互相对望着,心灵合一,此情此景,实在快活。他低头看着我的下阴,身子下沉。我顿时感到阴道口给庞大坚实的龟头挤压着,既酥且痒。阴道口好象给挤压得向里面凹陷,我感受到那股挤压的力量,自自然然地将阴道口收紧,臀部也微向后缩。可是枕头垫在腰下,臀部向后退缩少许,已经无路可退了。那股挤压的力量越来越强烈,凹陷下去的阴道口无法抵御,只好张开了口子。我知道阴道口给撑得张开了,虽然没有痛楚的感觉,但却是胀得很,我禁不住张口喘气。我明白再退却也是枉然的,便深深地吸口气,放松下身,让他进来吧!阴道口给撑得胀胀的,下方的会阴处给挤压着,整个阴户也是饱胀难当,我尽量张开两腿,希望阴户尽量打开,好容纳他这枝庞大粗壮的肉棒子。他的身体继续下沉,阴道口慢慢地给撑开,胀得我气息喘急。从未给扩张过的紧窄阴道口,正在努力地张开,开始吞噬最粗大的龟头,我感到庞大坚实的龟头正在一分一分地缓缓滑进来。阴道口除了饱胀难当之外,还开始有点绷紧着的感觉。那种绷紧着的感觉渐渐变成灸热,再渐渐发展成灼烧的感觉,令我又难过难受,又惊惶失措。我相信庞大坚实的龟头已经紧压着处女膜,快些破开吧!这样子可多难过难受,灼烧灸热的感觉,好象给放在火炉里烤灸似的。我张口结舌,不知如何是好,龟头又再滑进一分,处女膜更加绷紧着,灼烧灸热的情况越来越厉害,我数次紧咬牙关挺着。快些破开,痛便痛吧!这样子的煎熬可受不了啦!一下子如针刺的疼痛从下身传来,令我全身打了个冷战,我禁不住“呀!”的一声娇呼,下身好象火烧一般,灼痛灸热难当,泪水竟从眼眶涌出来。“对不起,还是弄痛了你。”他歉意地说。   我长长地吁了口气,终于破开身子了!痛楚过后,只余点点灼痛灸热,也不算太难受。我擦去眼边的泪珠,鼓励他说道:“有点痛,也不是太厉害,你已经做得很好的了!可以给我休息一会儿吗?”   他点头,俯身爬到我身上,我也凑上嘴唇,和他热烈地吻着。他已经进入我的身体,已经切切实实是我的丈夫了。幸福的感觉,盖过了阴部的苦楚,我心中充满了喜悦,他是给我的第一次高潮的人,也是结结实实地进入我身体的第一个男人。   “我好得多了!”我说道。   他满面关怀地说:“休息多一会儿,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啦!”   我笑了笑,好奇地问:“还有多长路呢?”   他说:“只是进了前面的龟头,可还有一大截在外面!”   我满面担忧,对他说:“不能卤莽,要尽量温柔点,慢慢进来,我怕擦痛了。”   他点头说:“我尽量慢些,如果觉得不舒服,便叫停吧!”   我非常感激他的温柔体贴,伸臂揽抱他头颈,送上一个香吻。他也乖巧地凑近我,双肘支撑上身,俯伏我身上,与我吻个不亦乐乎!我再次感到下阴渐渐受到挤压,幸好没有痛楚的感觉,只是有点热辣辣,而且很胀。他已经开始再次施压,把长长的阳物茎干压进阴道里。我感到坚实庞大的龟头向阴道里面钻进来,长长的阳物茎干正在一分又一分的慢慢滑进了紧紧的阴道口。坚实庞大的龟头缓缓地进入从未被开拓的阴道膣腔,原本紧合的阴道内壁给一点又一点地撑开和占据。那种给撑开的异样感觉非常特别,饱饱胀胀的,从紧窄的阴道口缓缓地透进来。内阴道膣腔里没有强劲的肌肉,应该没有阴道口那么紧窄,加上非常有弹性,很容易便给坚实庞大的龟头一点又一点地撑开。润滑剂发挥了作用,加上我的阴液,令粗壮庞大的阳物顺畅地滑进来,那种给撑开的异样快慰感觉,好象已经盖过了阴道口热辣辣的难过感觉,我一点也不觉得难受不适。坚实庞大的龟头好象已经透进耻骨之下后方,胀满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尽量张开双腿,好迎接我丈夫的第一次深入探访。那种给激烈撑开和胀满的感觉,慢慢从耻骨后方升起,在芳草萋萋的草坪下深处缓缓地挺进滑动,那种异样快慰的感觉是如此强烈。   我紧紧地揽抱他,拼力地吻着他的嘴巴,既紧张又舒畅,享受着他深入我身体时的奇妙感觉。他的阳物真是很粗大,也非常坚实,硬得好象不是肉做的棒子,反而似一枝结实的铁棒,给插进体内,可有点给撬着的感觉。他虽然是慢慢地挺入滑进来,动作缓慢得几乎察觉不到,好象动也不动似的,但我却非常清楚地感觉到,他丝毫也没有停下来,坚实庞大的龟头逐丁点儿地冲开阴道深处的内壁,长长的阳物茎干正在一分又一分的慢慢滑进来。我清楚地感觉到坚实的龟头已经通过了茂密的草坪,到达小腹的下方深处。龟头正朝着肚脐位置进发,直指深藏在小腹内的子宫。我可不知道他还剩余多少,也无法估量阴道还有多少空间容纳他,实在有点担忧,连着阴道尽头的子宫颈是紧缩的,他当然无法透进子宫里,可是他是那么长,如果坚实的龟头碰到柔嫩的子宫颈,活动时给他剧烈地挤压碰撞,可不知会否疼痛不适。心想:这样子的情景,担心也没有用了,如果给他抽动时感到疼痛不适,便只好告诉他实在太长了,希望他不要插得太深,也要轻力些,现在一切便顺其自然吧!龟头朝着肚脐位置推进,小腹内一遍胀气,深处里面给地撑着,令腹部开始绷紧,我好象吃过量时肚腹饱胀似的,非常难过难受,喉间禁不住发出“咯咯…咕噜…咯咯…咕噜…”的声响。我使劲地揽抱他,拼力地吸吮着他的嘴巴,希望借着拥吻来减轻那股胀满难过的感受。龟头已经到达小腹中段的深处,体内胀得实在难过,好象已经透不过气,惟有脱开他的嘴巴,仰起头来深深地呼吸。谁不知吻着他还好,我一旦仰起头来,嘴巴便禁不住吐出“唔…呀…唔…呀…”的喘息娇吟,我也不好意思,极力抑制,可是越是想压抑,却越来越不受控制,娇声呻吟不已。他的身体慢慢地贴近,我的下身开始感觉到一点儿他的温热,他快要完全插进来了。那股胀满难过的感受快要到达肚脐之下了,我默默地祷告:慢点儿,快到尽头了,要慢点,可不要冲击到子宫颈弄痛我啦!突然,小腹深处好象受到坚硬的东西微微的挤压,感觉怪怪的,引得子宫微微跃动,小腹紧绷着,我禁不住“啊”的一声叹息。   与此同时,他的下身也贴上了我的阴户,向前力抵,那长达七八他俯身再次拥吻我,我紧紧地揽抱着他,用力地吻。他的宝贝儿已经全数进入了,胀满得很。整枝阳物,又长又粗,挺拔坚硬,由我的阴道口插入,直抵深处的子宫颈口,胀满地占据了整条阴道。我已经不再是处子了,阴道已经完全给他撑开,全然开放给他的阳物享用。我已经切切实实是他的人了,阴内给他充满着,心中充满幸福。阴道胀满地包裹着阳物,我的身体里已经拥有他的宝贝儿,我吻着他,轻轻地吐出舌头,给他含在口那里吸吮,让他也拥有我。我的身体里有他,他的身体里有我,多么的温馨欢欣,多么的畅酣快活。自这一刻开始,我领会到和心爱的人交媾的乐趣和真谛,高潮的激情快感,是肉欲的巅峰,而两人身体的连接,灵欲合一,那种温馨欢畅,却非笔墨所能形容。   他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紧压着我的阴户,与我紧紧地揽抱拥吻。我的身体似乎开始适应了他那粗壮长大的阳物,虽然仍然觉得饱胀得很,但已经没有初时那种难受的感觉。他紧压着我的阴户,应该碰不到敏感的阴蒂,但是紧压着阴户也带来丁点儿的兴奋感觉。我知道阴道的用途,不仅是紧凑地包裹着阳物便算的。还记得那光碟上的男子,会不停地活动,将阳物抽出插入,以敏感的龟头磨擦阴道产生快感,才能射出来。我当时也不大明白,那男子不停地将阳物抽出插入,应该是那男子产生兴奋快感,为何那女子也会产生快感,状极享受呢?阴道里的感觉不大灵敏,给他的阳物撑着,只是觉得胀胀的,似乎没有什么快活的感觉。我暗笑:片刻他活动时便知道了!   “不会太难受吧?”他脱开了我的嘴巴问道。   我吁了口气,说:“你很粗很长,几乎受不了!”   “入得太深吗?有没有痛楚和不适?”他关切地问。   我笑着摇头,说:“不过……好象入到尽头了!”   “是吗?”他笑笑说:“……好象是到了尽头,我微微觉得有点微硬的东西贴在龟头前面,可能是子宫颈。”   我苦笑道:“入得那么深,可不要弄痛我!”   他笑道:“入得深才好,喷射在子宫颈口,亿万的精子可以快些爬进去,容易令你受孕,给我生个活泼的孩子。”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我吃了避孕丸,无论你射多少、射到到那里也无所谓,反正爬进去也找不到我的卵子,白费气力。”   他苦笑道:“也说得是,可怜我的虫虫却不知道,枉然气力啦!”   我奇怪地问:“什么虫虫?”   他笑笑地指着下身,说道:“精囊里制造的精虫嘛!”   我霍然地醒悟,读书时生物课也提及过的,也曾经在一个卫生讲座的显微镜看过,精子便好象蝌蚪一般,说像虫子也差不多,因此也叫做精虫,当时在显微镜看到,也有点毛骨悚然。心想:给他将无数的精虫射进来,在体内乱窜乱钻,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感觉。我扁着嘴巴说:“多恶心啊!”   他奇怪地问:“你害怕吗?”   我苦着脸点头,说:“女孩子当然怕虫子啦!”   他笑着说道:“只能在显微镜才能看到,很细小的嘛!”   我仍然苦着脸,道:“那么多呢!”   他说:“没有亿亿万万那么多,便不能令你成孕了。”   我说道:“一颗精子和卵子结合便能成孕,也不用那么多啊?”   他指着我的肚子小腹,道:“我最深入也只是到达这里,离子宫和卵巢尚有差不多一只手掌的距离,精子那么细小,这样的距离也怕要游两三天,途中不知要牺牲损失多少,到达子宫、输卵管和卵巢也只剩下少许而已!”   我笑说道:“那么你是损失惨重了!”   他说:“唉!亿亿万万的生命体便葬身在你的肚子里了!”   我道:“你心痛便退出来,悭些吧了!”   他俯身贴着我耳旁说:“退一定会退出来,不过我先要射出来,将亿亿万万的生命体射到你的深处。你服了避孕丸,我亿亿万万的精子虽然不能和你的卵子结合,但却给你的身体吸收了,我很高兴我的生命体可以溶入你的身体内。”   我听到这番说话,心内甜丝丝的,两人交媾,不只是那机械式的活动,灵魂和肉体的交流。他射出来的精子,不单只是他极尽兴奋时的现象,除了可以令我受孕之外,还让我拥有他的生命体,并彻底地溶化入我的身体内。我轻拥着他,吻了他耳珠一口,轻声地对他说:“希望你快活。”   他响应我道:“也希望你快活。”   说罢,我但觉阴户的压力减轻,他开始活动了。我的脑海再次浮现那光碟的情景,男主角将阳物在那女主角的阴户拉出插入,一下又一下,曾经有数个大特写镜头,那女主角的阴道给剧烈地拉扯着,娇嫩的阴户不断地又翻出又凹陷,看到也有点心寒,但那女主角却奇怪地娇媚呻吟,状极享受。我希望他能够怜香惜玉些,不竟我还是第一次交媾,阴户可受不了这样子的剧烈地拉扯。我感到他那枝又长又粗、挺拔坚硬阳物,一点点地缓缓从深处的子宫颈口退出来,阴道里面胀满的感觉稍微舒缓,阴道口有点灸热的感觉,可能是处女膜给撕裂后的伤口给拉扯时产生的,但不是太难受,也没有什么痛楚。他退出得很慢,也很小心,避免弄痛我。片刻,我感到又长又粗、挺拔坚硬阳物茎干已经抽出了阴道,只余那庞大粗壮的龟头还藏在我里面,阴道口给龟头坚实地撑着,阴道里面胀满的感觉消失了。他只是停留了数秒钟,便挺起身子,一点点地缓缓从阴道口插进来,那股胀满的感觉再次充塞阴道里面,直达肚脐之下了,几乎碰到子宫颈,怪怪的感觉再次来临,引得子宫也微微跃动,小腹紧绷着,我禁不住再次“啊”的一声叹息。他的下身又再贴上了我的阴户,向前力抵,那粗壮巨大的阳物,又再度胀满地全数进入了我的身体深处了。我开始和他做爱了,粗壮巨大的阳物缓缓地、有节奏地在我的阴道膣腔内,来来回回地抽出插入。最初那几下活动,阴道口觉得还不大适应,给拉扯时产生一点点灸热的感觉。但他活动了几下,也不知道是润滑剂的作用,还是我的分泌增加了,渐渐地觉得畅顺起来。他很温柔体贴,半点也不粗鲁,动作非常缓慢,每一下抽出插入,几乎要三四十秒,可是却绝不停止,有节奏地一下又一下地抽出插入。   他关切地问:“这样子令没有弄痛你吧!”   我摇头,说:“没有!”   他再问:“可快活吗?”   我笑着点头,说:“你呢?”   他俯身吻我一口,道:“给你紧紧地包裹着,里面又暖又湿,很舒服啦!”   我笑看着他爬在我身上活动着,双肘支撑上身,两膝跪在我张开的双腿之间,身体一前一后地摇摆活动,带动他那粗壮巨大的阳物在我阴道里进进出出。我的脑海再次浮现那光碟的情景,那男主角爬在女主角身上,有节奏地做着推拉活动,臀部一耸一耸的,那模样确实有点滑稽。看见他现在和我做着这样子的活动,十分有趣,而他那粗壮巨大的阳物在身体里推推拉拉,令我的阴道一会儿胀满,一会儿消退,舒畅得很,怪不得那女主角好象很享受的了。他努力地活动着,满面堆欢,我想像他那敏感的龟头,在阴道膣腔内壁给紧紧地包裹着、磨擦着,一定使他畅快得很了!我的身体能够给他如此的快乐,心中充满幸福愉快。我俩亲密地互相厮磨着,坚实粗壮的阳物不断地在湿润的阴道推拉磨擦,膣腔内壁饱胀地抚慰他敏感的龟头,生的不单只是阵阵欢愉的性爱快感,还有那点点无尽的缠绵爱恋,随着他的推拉抽插活动,慢慢升起,弥漫着我俩的身躯。   “嗳…!”我霍地揽抱他的脖子,禁不住发出一轻声叹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插入尽处时,竟用力地再抵进,阴户给他的下腹耻骨处紧紧挤压着,令我产生阵阵酥软难耐的快感,更加舒服。他见我没有提出异议,便每下插入尽处时,都用力地挤压阴户,令我每次都发出轻声叹息。他活动的模式速度好象改变了些,抽出时仍然十分缓慢,可是插进来的速度却加快了,茎干尽数插入时,还用力一挺,以下腹耻骨处碰撞我的阴户,并紧紧地挤压着。膣腔内壁给坚实粗壮的阳物茎干快速进入,滋味怪怪的。他抽出时,胀满的膣腔内壁慢慢回复折合的状态,再给坚实粗壮的阳物茎干快速进入,一股脑儿地冲进撑开,那股顿然膨胀起来的滋味,既怪异又舒畅。最激烈的还是那用力一挺的碰撞,阴户给这样子剧烈的撞击,产生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再加上阴户给紧紧地挤压着,令我禁不住全身抖动起来。   “喔!…嗳…!…啊!…呀!…”我竟然吐出这样子的娇媚呻吟声响,我的脑海再次浮现那光碟的情景,那女主角也是这样子娇媚地呻吟叫喊,状极享受,原来真是非常舒畅快活的。   我清楚地感到他的阳物缓缓抽出至阴道口附近,略一停留,他又来了。阳物迅速地滑入,他的下腹耻骨碰撞阴户,紧紧地挤压着。那股舒适畅快的感觉又再次升起来了,我再也禁不住吐出“喔!…嗳…!…啊!…呀!…”娇媚的呻吟声响,响应着他的插入、撞击、挤压所带给我的舒畅快感。   他不断地缓缓拉出阳物、迅速地滑入、猛烈地撞击和紧紧地挤压阴户,令我娇声哼唧和呻吟。他的速度渐渐加快,撞击的力度也逐渐加强,不单只令我娇媚地呻吟,也令我的身躯不断地随他的活动而前后摇摇晃晃,抖动不已。我低头斜视,看见高耸的胸脯一晃一晃地前后摇动,他猛力撞击阴户时,我的身躯猛然震动,一双高耸的乳房便颤危危地向前一下抛动,乳尖乱颤不已。他也留意着我的目光,低头斜视我胸脯,见到乳房乱颤这样子的情景,更激发他的豪情,挺撞更为猛烈。我对他这样子激烈的活动,无所适从,只好仰起头来,娇媚地呻吟,承受着他猛烈的冲击。胀满的阴道内壁给激烈地磨擦着,开始有点灸热的感觉。不单只是阴道口,整条阴道膣腔也感到灸热起来。   突然,胸前一片温热,我斜眼见到他降低上身,以他广阔的胸膛贴着我高耸的胸脯,抽插撞击,乳房摇晃,乱颤的乳尖磨擦着他的胸膛,令我更加舒畅。我身体上最敏感的三处地方,全落入他的控制下了,阴道给他粗壮巨大的阳物插着磨擦,两颗乳头给他广阔的胸膛贴着磨擦,阵阵性爱快感汹涌而至,令我欢畅不已,呻吟不绝。   “嗳呀!…嗳呀!…嗳呀!…”我的呻吟声随着他的活动,有节奏地和唱着。   “很舒服吧!”他问道。   我的嘴巴只是“嗳呀!…嗳呀!…”地呻吟着,已经不能说话了,只好点头称是。我不知道他这样子继续活动,会不会令我引发另一次高潮,很激烈的活动,与他用手带给我的快感和享受截然不同。用手挑弄阴蒂来达到高潮,当然十分刺激,但这样子给他结结实实地插入活动,那种坚实胀满的舒服,激烈的冲击和震荡,却非手指头的刺激可以比拟。   他俯身在我耳旁说道:“我也非常舒服,我想再过片刻便会射出来了!”   心想:洞房花烛快完结了,他浓浓的、粘稠稠的精液,快要灌进我体内了!我期望接纳他的精子,感受他第一次在我体内深处射出来的感觉。他活动的节奏和速度明显地慢下来,我也有多一点喘息的时间,好体会他的高潮和感受他的射精情况。每下抽送都缓慢地进行,阳物缓缓抽出至阴道口附近,略一停留,便又缓缓地插进阴道深处。他再没有以下身激烈地撞击我的阴户,阳物茎干尽根插入后,只是用下身耻骨突起之处紧压阴户旋转磨动。阴户给他如此紧压旋磨,令我快活得很,阴户上方传出阵阵快慰的感觉,可能他旋动下身,带动大小阴唇活动,令阴蒂受到刺激而产生快感。他紧压旋磨阴户,也令阳物在阴道里摇摆,膣腔内壁给坚实的阳物和龟头撬弄,一忽儿向左撑、一忽儿向右撬、一忽儿向上挤、一忽儿向下压,令阴道膣腔饱胀之外,更加给上下左右地撬着弄着,实在令我刺激非常。幸好他只是紧压旋磨片刻,便又继续他抽出和插入的活动。这样子梅花间竹地抽出、插入、紧压阴户旋转磨动,令我兴奋得娇纵地媚叫,吁吁地喘息不已。   我看见他眉头紧促,满额汗珠,好象很苦恼的样子,可是满面春风,嘴角含笑,却又好象很享受的模样。他继续这样子抽出、插入、紧压阴户旋转磨动,但觉他的阳物越来越粗大,异常地坚硬挺拔,尽根插进来的时候,感到阴道也好象给他完全占据似的,由阴道口至膣腔深处都给他的阳物胀满地充塞着,那坚实庞大的龟头,仿佛也好象碰到子宫颈口。给他深深地插入,还要紧压旋转磨动,饱胀的阴道膣腔给撬着,左撑右撬、上挤下压,而阴道最深处的子宫颈口,也给坚实庞大的龟头低住挤压,既酥麻,又酸软的胀满激荡感受,实非笔墨所能形容。   “唔!…唔!…”这是他的叹息之声,他一定是十分舒服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发出这样子心满意足的欢畅声音,心中泛起一阵骄傲之情,这是我第一次让他得到了至高的享受,是我的身体令他这样满足。娇美的身段、纤细的腰枝、挺拔的乳房、丰腴的美臀,逗得他的阳物胀大勃起,坚硬挺直,插在我的阴户里,进入我身体深处厮磨活动,获得这无比的性爱快乐。   “喔!…嗳!…”我惊讶地喊出声来。他紧紧地揽抱我,猛烈地耸动下身,坚实粗大的阳物快速地进进出出了十多次,阴道膣腔给磨擦得一阵阵灸热。他的嘴巴凑上来,我立即将嘴唇贴上去吻他。他不断地发出“唔!…唔!…”的鼻音,而我喉头则不断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呀!…啊!…”阴户受到一下猛烈无比的撞击,全身剧烈地震颤,我禁不住仰起头喊出声来。他紧紧地揽抱我,下身压住阴户,拼力向阴户里面挤入,一边挤入,一边旋转磨动。我未曾见过他如此激烈疯狂,正不知所措之际,突然觉得他的阳物起了异常的变化。他那胀硬挺拔的阳物突然暴胀起来,激烈地在阴道膣腔里膨胀,而且徒然暴长起来,使坚实庞大的龟头紧压膣腔深处的子宫颈口。   “哎!…呀!…啊!”我禁不住仰起头,娇声地喊出来。胀硬挺拔的阳物激烈地膨胀,撑得阴道内壁膣腔异常饱胀,小腹也胀气得很。心想:这样子再继续膨胀,可要胀破阴户和肚子啦!   “呀!…呀!…你……你……我……噢!…”我的身体给这股胀气弄得话也说不出来了。   “呜!…呜!…”只一瞬间,当阴道内壁给撑得胀满之际,粗硬挺拔的阳物也膨胀到了极点,我感到膣腔深处的子宫颈口给坚实庞大的龟头一下挺碰,粗硬挺拔的阳物霍然一下膨胀、跳动、痉挛,引发子宫和小腹也一下收缩跳动。随着阳物霍然一下跳动,我感到他全身冷战地抖动,我只好紧抱着他。心想:他射出了吗?除了觉得阳物暴胀和跳动之外,我体内好象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呢!脑海不期然再次浮现那光碟的情景,那男主角射精时,似乎也是这般模样的,可是精液并不是一下子射完的,我看见那些浊白的粘液,是一下又一下地喷射出来的。他现在的模样,还未能肯定是否射出来了。   不足半秒钟的光景,他的身体又再次颤抖,阳物在阴道里也再次膨胀和跳动,但是激烈的情度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厉害。他这样子不断地颤抖,阳物不断地痉挛跳动,我已经肯定他正在射出来了!我心里甜丝丝的,他欢畅地喷射亿万的子孙,洒遍了我的身体深处。我紧抱着他,静静地接受他的雨露,享受他的赐予,这是我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让他深深地进入体内,第一次和他的子孙根亲密地厮磨,第一次让他在体内获得这无比的性爱快乐,第一次让他的精子喷洒沾湿在我身体内。   他虽然颤抖不停,阳物不断地痉挛跳动,但是劲力已经开始衰竭。原本撑得我气也透不过来的粗硬挺拔阳物,开始在我阴道膣腔里迅速地软化,那股饱胀的感觉慢慢地退却。只是十多秒钟的光景,他已经瘫痪地俯伏在我胸前,吁吁喘气,而他的阳物,只是在阴道里无力地震颤,无复刚才的坚挺勇猛了。   “舒服吗?”我抚摸着他的头颈问道。   他点头道:“很舒畅啦!”   我笑着不再说话,轻抱着他,让他休息一会儿。洞房花烛夜,到此告一段落,我将宝贵的处女身子献出,给他破开,让他进入我身体深处活动,喷洒出了精子,我已经彻彻底底地完成了妻子的第一个使命。在未来的岁月,我将要无数次执行这神圣的使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