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肉慾山庄

作者:admin人气:537来源:

  特别宽大的大厅中,除了一张大八仙桌和一列朱漆的木椅,竟无有豪华的摆设和认何的陈列,加之厅前的八宝屏风特别巨大,使整个大厅呈现出一片空旷,幽深又阴森沉寂的气氛。日近黄昏,厅中已非常黑暗,孤灯闪亮之际,大厅朱漆木椅上已坐了数位头带鬼面具的高矮不齐的模糊身影。
  孤灯前,一位彪形大汉,阴森的眸子里闪过一道魔鬼般的光芒,将大厅带面具的人环视一圈之後,然後,背诵了几道指令:「立即扑杀天下第一高手,尤剑吴青云之妻,女飞卫夏巧云,他现在在武昌路途中落了单。」「毒杀飞尤船行的旅客,揪起滔天血案,侍机挑动白虎堂与青尤帮之间的大火拼!」「天尤山庄与九天绝谷生仇死怨,最近可望在武昌进行你死我活的彻底大清算。我方人手不可轻举妄动,待他们两败俱伤之际,再行雷庭千击,完成一统江湖大业!」大厅後面,忽然传入一道严厉的话语:「以上活动?必顺用江湖左道邪魔之手,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动用和暴露本组织内的人手和力量!
  「使用金钱和女色,不必吝惜!」
  虎枭孙敖,是一位色中魔王。
  十多天后,他被请入庄後的温泉池中。
  立即上来了两位冰肌玉骨的少女同他入裕少女身穿洁白的纱衣,里面什麽都没有穿。
  玲珑柔美的乳房在纱衣中轻轻的晃动,平垣光洁的小腹下,依稀的芳草中,一颗红艳艳的明珠在耀耀闪亮。
  虎枭本能地感到主人太过殷勤恭敬,是两位少女柳腰轻摇,不由他思量,一左一右扶着他走向温泉。
  温柔的手臂,抚上了他的胸膛,柔声问道:「我的大爷,你看我们两人谁美呢?」「说呀,说呀!我要你快些说!」「你说谁美,谁就陪你入浴!」虎枭本是色中魔王,怎禁得起两位美若天仙的女郎的调弄,心中的一丝疑念,早已飞向爪哇国外。
  他故意偏着头,将两女左看右看,末了在她们那洁白如玉的乳房中狠狠亲了一口,哈哈大笑说:「一样的国色天香,我见犹怜。哈哈哈,你们两人就陪我一同去温泉中来个鸳鸯双浴吧!虎枭双手扶着她们的香肩,不禁又哈哈大笑起来。
  温泉的水,清澈见底。温凉适人。
  虎枭舒适地躺在温软的沙石上,听任两位女郎在他的四肢和胸背上洗擦抚摸。
  他的眼精却在将两位女子的乳房作谁优谁差的比较。
  左边这位少女的乳峰似乎要尖挺一点,圆圆的乳头也显得略小一些。
  右边这位呢,乳珠稍大,但乳房要来得较为丰满柔润一些。
  他一只手抚摸一双乳房,一丝丝快意沁入他的心田和四肢,又将两女抱至胸前,在每人的左右乳各咬一口。
  乳珠是柔软的,乳房是腻润温软的。
  他用手抚,用嘴咬,在四个乳房中忙得犹如一只采花花蝶。
  两少女在他的逗弄下,樱口微现娇喘,口中连连娇呼着道:「大爷,大爷,我,我,我………………受不了啦!」这一声声的娇叫娇呼,更激起了虎枭心中早已燃烧的慾火。
  他口中含着丰满的乳房,嘻嘻笑道:「受不了啦!那本大爷就让你们来一个更舒服一点的好吧!」他的一双手,从她们的乳头滑下去,由胸部一直往下探。
  经过柔软的肚腹,经过菲毛丛生的明阜,停留在那红艳艳的明球上,粗大的手指轻轻一按一揉。
  「哎呀呼,我的妈呀!痒死了,麻死了!大爷,大爷,……………我,我不来了。」「哎呀!痒,痒呀…………。」虎枭听得两少女一齐娇啼,宛如仙乐一般,他双手不及不忪,反而更有力的搓揉起来。阴蒂上传来的快感,使他兴奋!
  两少女的娇啼,更使他快感在迅猛加深,加快!
  胯下的大鸡巴,更是昂首向天,欲飞欲腾了。
  阴蒂上传来的麻、痒,使两少女四肢不停地颠颤,轻脆拍打着温水。
  温润清澈的池水,翻起一阵又一阵的浪花,击起层层白浪。
  忽地,一位少女忽然回转身子,一口咬住了虎枭的大鸡巴。
  虎枭体中的慾火,已是一浪高过一浪,只是看着两少女那又快乐,又难熬的娇媚浪态,更使他感到无比的快乐。
  不料自已的鸡巴一入那温润香甜的少女之口,强烈的麻、痒感,像巨浪猛扑他全身四肢。特别是她那温软腻滑的丁香小舌,在自已的龟头上拚命地吸吮,还不够!
  竟将她的小舌抵着那特殊麻痒的龟头口上下舔弄着。


  无比狂野的快意冲上虎枭的心头,激起他心中只有一个意愿,赶快!立即!
  向女人那神妙的桃源洞口冲击,再冲击!
  他的手指,迅猛地从阴蒂上滑下,「吱」地一下,冲入少女的阴户口中。一个手指不过瘾!
  二个手指,冲进去!
  在桃源洞口里翻天覆地搅,胡天胡地地冲,抓……「呀……呼……」两名少女的阴户,被虎枭的手指一搅一弄,更邮懿蛔×耍?吆甙“。?煌5亟炕降乩础A?
  一名少女眼看大鸡巴被同伴占住,而浑身的骚浪又无处发泄,只得一转身,将自已的樱桃小口,对准虎枭的嘴唇咬去。
  她咬住虎枭的嘴唇,几舔几吮,心中犹自不满足,又将她的丁香小舌像灵蛇一样伸入他的口中。
  虎枭的鸡巴被咬,双手指又插入两女的阴户中,正在快乐无比之际,忽然一条香软的舌头又伸入自已的口中,不由大喜过望,立即又力地含住拚命地吮吸。
  那咬着他大鸡巴的少女,在龟头口中,不停地玩弄和吮吸,却不见龟头口中放出一丝半滴元精。心中大感惊奇,显然主人曾经嘱咐,不许伤他的元阳。
  此时,她不禁有好奇心,也有不服气的感觉。
  心想:我姐妹二人,美若天仙,肌体如玉,难道你能把持得住,不泄半分元阳吗?当下运起少女玄功,一股柔媚的荡意,以她的那丁香舌尖,柔柔地递过他的龟头、鸡巴,侵入虎枭的丹田。
  这柔媚的荡意,像千万缕银,柔柔蜜蜜地泌入虎枭的四肢百穴,使他感到舒适极了!哈哈怪笑道:「哈哈哈,过瘾,过瘾!」「你大爷好久未曾尝过这种骚荡入骨的滋味了!加把劲!让你大爷尝尝欲仙欲死的无上妙趣吧!」少女的玄功泌入虎枭的体内之後,直逼他的丹田之中,不料这虎枭的丹田意坚硬如铁,便转而而攻向他的四肢百穴,企图媚冶他的骨内神经,进而融化他那一团保护丹田元相之气。媚功进入虎枭的身体後,他不及身心体质未曾软化,反而大叫「过瘾……少女的心开始气气怒了!
  她原先鉴於主人的戒告,少女神功,使出不过一、二成罢了。经过此次试探,知虎枭练了护卫元阳的功力,或是因为内功深厚,定力深厚,元阳紧固,难以动摇而已。所以,她听罢虎枭叫她「加劲」的言语後,丁香小舌在红亮亮的龟头上翻滚,玉手在鸡巴那粗壮的杠上抚摸,作出一模痴情爱意的模样,却暗自的将少女玄功激增至五成,八成!柔媚入体的荡意,排山倒海的般攻向虎枭的丹田。
  虎枭口中连连怪叫:「哎呀呀!真厉害呀!」
  「你这张樱桃小口,比下面的那个桃源口更叫人销魂荡魄呀!」「哎呀!我的魂要飞上云端了,要坠入地狱了!哎……哎呼,我快乐得要发疯了呀!」虎枭口中在怪叫,但他丹田的元阳,却依然坚硬如铁,淫荡的媚功,如水入大海,没有消息。
  少女却不知,这虎枭表面是一位黑道人物,其实他是宇内三妖仙中逍遥仙客的首座大弟子。平日不显山,不显水,使一般的江湖上的朋友认为他只是一个黑道中的二流人物而已。其实他横行江湖十余年,阴谋鬼计中打滚,刀山血海中出入,却一直未曾失风,就是凭着他那深藏海底的隐晦的功夫。
  对於二流的黑道混混,特等高手,不愿一顾!一流的高手,是生死冤家。喋血荒野,还不知自已是如何死的!若非生死仇敌,你无处寻他的踪迹。
  偶尔见了面,三招两式,收拾下了他,而他却常常是鸿飞冥冥一走了之。这就是他行道江湖,进财保命的金料玉律!
  他成为了黑道中的枭雄。
  所以,他为一位神秘人物安排之下,进入这座神秘的山庄。
  五千两银子的高额利润和价码,完成的却是一项极简易的使命!
  所以,他心中存疑,处处戒备!
  在强烈的戒备之下,区区少女玄功,岂能动摇三仙之首的大弟子!
  妖媚少女不知死活,羞怒之下,少女玄功使至极限。
  江湖人物,输命不输气!
  妖媚少女将少女玄功使至极限之後,忽然感侧体内的玄功,竟一丝一缕,源源不绝的被吸入虎枭的龟头口中。
  她不由得大惊失色!
  这怎麽可能?在自已少女玄功全力攻入之下,对方不仅能自保无虞,还能以小小的龟头强行吸取自已的玄功!
  这一份尤凤阴阳修合的功力,已修至骇人听闻的高度!
  少女急忙收回少女玄功,含着虎枭大鸡巴的樱桃小口,也急忙松开,企图将鸡巴吐出口中。


  谁知他的鸡巴有如一块磁铁一样,紧吸住她的樱口,少女拚命发力,怎麽也挣不开。她此时已知虎枭是一位功力莫测的人物,怎敢放肆,巨大的鸡巴含在口中,所以,口中吐词不清,只能含含糊糊地求饶,道:「大爷……小女子有眼……不,不识泰了,……求……求你饶……饶了我……我吧……。」另一少女还在那里和虎枭口对口,舌咬舌地大肆寻欢作爱,使出浑身解数,充分满足对方和自身的性感快乐。此时忽听同伴哀求的声音,大吃一惊,回头见同伴脸色苍白,浑身娇体无力。
  她们修习同一媚功,目睹之下,立即明白了内因。
  她将洁白如玉的胸膛压在虎枭的身躯,吹弹欲破的桃花嫩脸贴在虎枭脸上,极为娇媚的俯在他耳边说:「大爷,小妹定是无心之失,你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怎麽也和我们认真呢?嗯,……快饶了她,别耽误了我们的好事。嗯!我要你放了她,嗯,快点嘛……!」说完,柔软的躯体,在虎枭身上放肆地左摇右摇。
  这时,那含着他大鸡巴的少女,也露出极度哀婉之色了,在虎枭那宽大的肚皮上磕头求饶。
  虎枭哈哈一笑,捧着她的香腮狠狠地亲了几下子,才说道:「乖乖,还是你乖!又香、又嫩、又软、又酥!哈哈,本大爷岂是辣手催花之辈!」虎枭说话之际,将尤凤魔功悄悄收歇,含着他大鸡巴的少女,这才将鸡巴从樱口中滑出,身子如泥一般软软地落了下去。
  清澈的温泉水,从她那修长而洁白的双腿之间流过,漫过她的肚腹间,清丽的阴毛随着水波飘荡,本来红艳夺目的阴。此时已显得褪色不少,在水波中格外显得苍白无神,惹人怜爱。
  神妙的桃源洞口中,缓缓不绝地流着乳白色的阴液,随着水波一丝丝,一缕缕的流动,飘失。
  她那腻白、滚圆、丰满的乳房,竟呈现出酥软萎迷的模样,高挺、圆润的乳球,也悄悄地萎缩下来。
  她大趴着双腿、双手无力地垂在沙地上,像一条精疲力尽的大白鱼。
  她的樱唇,比她脸色还要苍白,秀丽的双眼失去了柔媚动人的光辉,气息悠悠无力。俯在虎枭身上的少女见同伴这一副气息奄奄的模样,也不由暗暗心惊:
  「这虎枭,好霸道的尤凤魔功!」
  当下伸双如赛雪的玉臂,一把抱住虎枭的头,轻摇着说:「我不依我不依!
  你刚才还说不辣手催花,看我妹妹的模样,让你搞得只余半口气了!还不快点救救她!」虎枭眼中闪过一道贼亮的光芒,哈哈笑道:「这才甜哈哈麽。麽呢骚好这媚好,你不依,我依……」虎枭话未说完,立即为她一个长吻堵住了下面的话。
  那一条灵蛇一般的香舌,在虎枭大口中一阵轻拌慢搅後,缓缓抽出,媚眼一抛,娇笑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我的好好亲大爷,你就快动手吧!让我也开开眼界,见识,见识大爷那超凡入圣的美妙玄功!」虎枭将手往她胯下一摸,将手指伸近她那神秘的阴户口中一戮,哈哈笑道:
  「我有什麽玄功,魔功,只是我这鸡巴与众不同,别人是阴户吞鸡巴,我却是鸡巴翻阴户。」「我的鸡巴受了她的功力,再放到她桃源洞中,就可全部还给她罢了!」虎枭身为三妖仙之一的弟子,尤虎魔功,是他师门必修课目之一。他虽修习了这种采阴补阳的魔功,却未曾拿来增补自已的功力,一则是师门的告戒,二则这种作法极为恶毒阴损,冥冥中,受佛家因果报应学说的影响,他害怕青天上一神灵,三则这少女乃是朋友中所应眷养,自已虽好像占有一个「理」定,也只能见好就收。
  总不能不给朋友留面子呀!
  他走至瘫软在地的少女身前,将她洁白的柔软身躯抱入怀中,问另一少女:
  「那间房中有床,大爷少不得要怜香惜玉,努力苦战一番了!」少女闻言,她急忙将他带入房内。
  房中果然有一个粉红色的大绣塌,虎枭将怀中少女放置床中央,平平地摆好之後,将她那一双洁白的玉腿作大字型分开。
  好一副香艳欲滴的景象!
  少女那神秘神奇的三角地带的隐密,因双腿已作极度的分开,一切的一切完全呈现在虎枭的两眼之下:花朵一样的阴蒂,虽不再红艳欲滴,却仍然傲然地挺立在小阴唇和那柔柔的茸毛之间,泛动着诱惑的光彩。
  神奇的桃源洞口,半开半合,娇羞无比。
  那欲掩还休的姿态,好像是在召呼你去探寻它洞口无上美妙,疯狂,消魂散魄的最好竟境!


  虎枭脸上的青筋隐隐,口中气息加粗,大鸡巴一起一伏,跃跃欲战!
  虎枭功行百穴,他的大鸡巴变得更粗、更大、更壮龟头上隐隐闪着一层精亮的红光,龟口中滴出了一滴晶亮的元阳。
  虎枭抓住少女的一双玉腿,缓缓地向两边压。
  玉腿几乎为他压成「一」字型,奇妙的桃源洞口,隐去它娇羞的面目,完全张开了它的洞口。
  桃源洞口深,不知深几许!
  此时,虎枭的大鸡巴,彷佛是一根烧红的铁杆,连蹲在一旁的那少女,也实实在在感到了虎枭鸡巴上的灼热的光焰。
  虎枭火红的大鸡巴突然像一条柄枪,一技天根神箭,猛地射入少女的阴户口中。
  只听「吱」地一响!
  又粗又长的大鸡巴齐根而没!
  「哎呀呀,……哎……呀……。」
  终於忍受不了这入心的麻痒快乐,娇声呼叫着:「哎呀呀,好痒呀!好痒!」「大爷,加劲!死死地冲,搞!」「求你,亲大爷!我快乐死了!我要……。」虎枭的鸡巴一面猛力狂冲,一面悄悄地放开丹田所吸收的玄功,通过对花心的轰击,注入少女的体内。
  少女回收着自已的媚功,更加疯狂了,她娇躯猛颠,阴户左右翻腾,因双腿还为虎枭牢牢地抓着,只能用双手抓自已的乳房作狠命的搓揉狂按!
  鸡巴的冲击突然变野了,在阴户口中出入也像闪电一般地快速猛烈。忽地,龟头又突然死死地顶住了少女的花心,上下左右的磨擦。
  这一磨一顶,简至象顶到了少女的心块尖上,磨着她每一根神经未稍,她忽地颠声张叫:「啊!我要死了,我受不了啦!」「大爷……亲大爷,你把我搞死吧!我不要活了……我愿死在……你的……你的鸡巴之下,……!」炽烈的阴液,像喷泉一样从花心口中射出,射上了那龟头,也射入紧顶着花心的龟头口中。
  虎枭的龟头在这炽烈阴液的喷射下,无比强烈又奇妙的快乐,泌入他的心头和四肢。麻麻地,痒痒地,丹田中的热力忽然涌起,散魂消魄的快意麻醉了全身。
  他心中只有一个意愿,让鸡巴来几次无比疯狂的冲击,冲向这奇妙快乐曲顶峰。
  大鸡巴又开始冲、冲、冲!
  猛烈地冲,疯狂地冲,狂野地冲!
  每次都直捣黄尤!
  每次都直抵花心!
  少女在快乐的尖叫!疯狂地转动!
  虎枭眼中射着猛烈的慾火,狂野的慾火,口中也「啊碍…」地叫唤着……。
  经过一番又一番狂野猛烈的撞、碰、冲,虎枭的身子忽地僵硬,丹田下热力进发,一道白色的元阳,炸雷一样轰入少女的花心口中,一滴也不曾外泄和遗漏。
  虎枭的鸡巴喷射完毕,身躯也瘫软下来,但他仍紧紧地抱着她的屁股,让自已的大鸡巴在桃源洞口安安稳稳地休生养息!
  另一少女在旁边目睹这一场惊天动地的肉慾大战,一方面心旌动摇,慾火焚烧,阴户下早已是一片濡湿,另外一方面也十分敬仰虎枭这极为精湛的床上功夫。
  她恨不不能以身相试,让自已阴户口咬一咬这粗壮长大,闪着红光的巨大鸡巴,究竟是一个什麽令人欲仙欲死的滋味呀。
  她幻想这只大鸡巴在桃源洞口中横冲直撞、倒海翻江,轰击花心的种种奇妙快乐,芳心中悠然神往,娇躯微微发热,脸上的爱意横生,慾火已在全身上下四肢百穴熊熊地燃烧起来。她像一只看见鱼儿的猫,扑上了虎枭那宽广雄壮,筋肉结背膊,一双洁白如玉的尖尖素指,紧紧抓住虎枭的两胳膊,红艳艳的小口不停地在肩膀处狂吻。
  终於,她伸出了可香小舌,在虎枭那强壮有力的背膊上轻柔的舔,沉沉的咬。
  虎枭那雄壮的男子气息和壮实的身体叫她不由的陶陶欲醉了。
  她忍不住下体的需要,将奇妙的三角区,像男人一样在虎枭的屁股上下左右的摇动,磨撺,时时抛起嫩白的屁汲,重重地压下。
  「拍,拍,拍……。」
  房间中轻响起她三角区拍击虎枭屁股的轻脆响声,轻脆锐耳,就如一首奇妹的乐曲。虎枭生平不曾遇到过如此骚荡野冶的女人,他知道这是因为她刚才目睹了自已和另一位少女结合而诱发了她的慾火焚体的绿故。
  他心中突发奇想,想试一试插扬枊的滋味,看这位少女的功夫如何!
  他猛地翻过身来,见少女眼中水汪汪喷着慾火,俏脸上流露着渴望和强烈需要的神情。见虎枭翻道身来,立即樱一咬,灵蛇一样香腻润滑的丁香小舌突入他的口中,像虎枭平日用鸡巴冲击女人阴户时一样猛烈地向最深冲击,向最深处去寻幽探胜。去获取更美妙去处。慕地,少女忽然感觉肚腹有一根硬绑绑的东西滑过。不由得惊喜过望,心念道:「莫非他的大鸡巴已恢复了威风麽!」她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犹自害怕自已肤体的感觉急忙扭过光溜溜的身子,回头一望:啊!呀……!


  好一只粗大壮实的鸡巴!
  近七寸长的身子,棒槌一样粗大的身躯,红光闪辉,直挺挺,硬绑绑地直立在空中,真像一条张牙舞爪,昂首欲飞的巨尤!
  少女芳心怒放,回身抱住威风凛凛,精神奋发的大鸡巴,又是亲,又是吻,又是咬,又是舔……。
  那惊喜欲张的神态,那弹指艳冶的风情,叫人叹为观止了!
  大鸡巴为她好一阵疯狂的折腾,这才趴开她的双腿,让阴户露开,张开她的桃源洞口,「吱」地一下响亮,大鸡巴整个被吞入阴户口中!
  「碍…碍…」
  少女突然张开樱桃小口,发出了长长的呻吟。
  那又麻又痒,又无比舒服的感觉叫她身躯发僵。
  龟头刚好抵住了她的花心,那颠悠悠的快感运浪一般袭过了他的全身。
  她害怕这无比奇妙的快乐会因为身躯的动荡从而使它消失。
  所以,她不敢动!
  她要保留住这一刹那间她直上九霄的快感,这一令人每一条肌肉,每一根神经都为之发颠的快乐!
  虎枭很懂得配合,但是他没有动,而且以他的龟头传来了更令人欲仙欲死的轻微颠动,使她的花心也尝到龟头的震荡!
  「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吞,吞你,要吃你……啊!我要,我要死,我要命,我……。」她终於忍受不了这醉心动魄的麻醉,开始疯狂地摆动阴户,将大、小阴唇、阴蒂,阴阜狂野在虎枭的鸡巴根上磨擦,磨擦,再狠狠地磨擦!
  随着她阴户的扭动和磨擦,虎枭可以明显地感觉到龟头在她那喇叭一样的花心上撞过来,划过去!
  每一撞,每一划,都必定引起她自已的快乐,疯狂的尖叫和呻吟……。
  虎枭突然感觉到,看女人的快乐和疯狂,也是一种极为新鲜的快乐和刺激。
  自已无需花费力气,也同样能从龟头上,鸡巴的肉体上面,特别是女人那狂野的浪态感受到一种男人自豪,自傲的优越感。
  因为男人的性爱比女人来得快速猛烈,平日总是男人求女人脱裤。
  而今天,阴阳颠倒,不及是「倒插杨柳」,女人骑在男人身上,而且,一切的主动和疯狂都发自於女方!
  女人的狂野和浪态,虎枭可以静静地欣赏,但龟头在少女阴户口传来的一阵又一阵快感,却不容他努力地挺起屁股,好去迎战那越来越狂野的冲击,越来越凶猛的浪潮的冲击。「哇!碍…!」少女又不顾一切地尖叫了!
  龟头深深地抵入花心口中!
  少女身躯一阵狂野的悸动,……。
  悸动中,花心口中喷出了炽烈的阴液。
  这少女真怪!她的阴液,竟像男人一样随着身躯的悸动而喷射着……。
  终於,她直立的娇躯扑倒在虎枭的胸膛,口中仍娇啼着:「我舒服,亲大爷,你真行!我快乐……快乐得要死了……我不行了,不行……!」少女口中「不行」两字一入虎枭的耳朵,立即激起了他雄性的威风和快乐,自豪!女人说「不行」!
  男人偏要干!
  少女的软弱激发了虎枭天性中的野蛮兽性!
  他小心翼翼地将少女的身躯翻转,紧紧搂着少女白嫩的屁股,不让大鸡巴从阴户中滑出来。
  他将少女的身躯摆正,又将她的双腿作八字型分开,并拿来一个枕头,垫在少女的屁股之下,然後,双手紧紧抓住少女的双乳用力的搓揉抚弄。
  他不再怜香惜玉,硬挺挺的鸡巴对着阴户就是一阵狂轰滥炸……!
  少女本来瘫软的身子,只片刻之间又开始活跃起来,这举动之间显得十分的娇弱无力。刚才那胡天胡地的疯狂,透支了她太多的精力,她全身疲软已极,身体间再也凝集不起力量。
  她想向虎枭告饶,但一接触他那兴奋的,闪动着野兽一般光芒的眼睛,立即知趣地闭上了嘴。
  因为她知道,在男人性慾高涨发狂的时刻,你最好表现也是顺从!
  阴户口中传来了猛烈的快感,像电流一样冲击着她的全身,她想奋起应战,全身却是那样的娇柔无力。一阵又一阵快乐的冲击,使她禁不住要高声呼叫,来抒发心中的快乐,但呼出口的声浪,却只是一阵娇小细弱的软啼……。
  但她这娇慵无力,弱不禁风的风情,却大大的激发了虎枭心底的兽性!
  他心中涌起了强烈的占有慾,自豪的征服感。他也像少女原先对他的施为一般,不仅大鸡巴已在阴户中倒海翻江,而且用自已鸡巴根部狠狠顶着她的阴阜、阴蒂、阴唇,拚命地磨,狠命地擦!


  「啊!啊!?
  少女在他狂烈的磨擦冲击下,宛转娇啼变成了高昂的尖叫,身体的扭动也加快了!哼哼,我就不相信你在本大爷的冲击之下,还能够再娇懒!
  我要你再度疯狂……!
  虎枭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作弄和虐待的心理。
  他收回搓揉乳房的左手,接在少女的阴蒂上,左右一揉弄,胯下的少女立即尖叫了!虎枭受尖叫的刺激,抚摸阴蒂的手指更为有力,也更为快速,大鸡巴在阴户中的出入更加猛烈和频繁。
  阴蒂上所激发,传开的麻痒感,使少女再度高声叫喊起来。
  「啊!大爷,大爷!」
  「救救我,轻一点!坛唬颅亍栖兀 ?
  「用力,用劲,冲!冲!冲呀!」
  「别老按着,求你的鸡巴,快冲,猛!猛冲!我又就要死了,我升天了,升天……。」少女的口在呼叫,身子在乱扭,疯狂淫乱地乱晃,胡摇着。
  连虎枭也几乎控制不了她狂乱的扭动,大鸡巴好几次从阴道口崩出。
  虎枭为她狂乱的情绪所感染,双手紧紧抱住她的大白屁股,一阵疯狂的猛打,猛冲,猛强,猛晃!
  床上另一少女,因玄功被吸,虽为虎枭退回大部分,但至今仍是元气未复,任凭两人的狂乱交合,却无动於衷地静卧一旁。
  虎枭将胯下的少女搞得狂呼乱叫之後,仍觉得不满足,不过瘾,一回身就爬到静卧休息的少女身上,说:「来,一个人躺着太寂寞,大爷也叫你舒服一下!」说罢,将她的玉腿作八字型大大地分开,用手指按上了她的阴蒂,作轻柔地搓动,将湿溜溜的大鸡巴,「吱」地一下戮入她的桃源洞中。
  阴蒂,是女人最敏感、性感的部位,它所传发的那一种入心的麻、瘾快感,几乎没有女人能够拒绝。
  加之虎枭的大鸡巴在阴户中疯狂猛烈的翻搅,这名元阴大伤的少女也开始疯狂了。虎枭加紧了阴蒂的抚摸,加大了鸡巴冲击的力量!
  胯下的少女颤抖,扭动,呼叫……!
  那边少女的快感尚未因虎枭鸡巴的离开而消失,仍在低低地呻吟,这名少女却因阴蒂运动,猛烈的快乐而发出高昂入云的尖叫。
  虎枭倾听着这高低不同的快意喧叫和呻吟,心中很是大乐。
  他仍觉不满足,顺手将全身仍在麻痒而低吟的少女拉到身边,两手同时按在两女的阴蒂上,放肆的,狂乱磨擦搓柔……!
  两名少女同时颠抖着身子,口中同时发出了狂呼乱叫,床都被她两人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拍打而响声大作,夹杂着虎枭的大笑,形成一首和乐又杂乱的乐章。
  猛烈的拍打声,终於惊动了主人。
  两位带鬼面具的人来到夹壁中窥看,见到三人这一番狂乱无章的交合图,也不禁摇头叹惜。
  其中瘦高的鬼面人低言道:「虎枭真不愧为色中魔王,整整两个时辰了,他还在奋战不休,这一场肉慾大战,不知还要激战到几时!」稍矮的鬼面人低笑着说:「他虽现在快活,但几十条人命,滔天的江湖巨浪将由他送去的东西兴起,他若知晓内情,只怕他就不敢在这快活了!」「那事後……。」「长上不必担心,虎枭行踪如狐,且手中业艺比江湖一流高手只高不低,一般人无可奈何如他。」「如事後灭口,他师门三妖仙的逍遥客手下的潜势力十分了得,且法术通神,不到万不得已,不宜行此下策!」「那就由你见机行事吧!」「是!」两位带着鬼面具的人边说边走,将那一片消魂夺魄的轮番香艳大战抛在脑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