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江湖險詐

作者:admin人气:751来源:




青城派乃是武林八大门派之一,虽然威势不及少林武当但也算的上是武林中
的名门大派。

  在青城派的内院之中传来着男女的嬉笑之声。

  「啧啧啧…小美人儿妳那滑不溜手的雪肌摸起来真的是吹弹可破阿。」一名
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抚摸着一名年仅十六岁的清纯少女。

  「唉唷好讨厌,连掌门平日瞧您这么道貌岸然,没想到骨子里……嘻嘻…」
那名涵涵撒娇道。

  「哈哈…在怎么正派的男人只要见着涵涵妳都会露出男人的本色,除非他不
是男人。」连沧岚笑道。连沧岚说着说着双手慢慢褪去涵涵的萝衫,那雪白的嫩
肌登时展露无遗,连沧岚吞了吞口水,双手抱着涵涵娇软欲化的纤美玉体,如疯
如狂地在涵涵那沉鱼落雁、羞花闭月般晕红无伦的绝色丽靥上狂吻狠吮,一双此
时变得异常火热灼烫的粗糙大手猛力地揉搓着丰软盈盈的娇挺玉乳,下身更是将
早已横眉怒目的巨棍在柔软平滑的小腹下那一丛淡淡黝黑的纤卷阴毛中连连磨蹭。

  涵涵霎时桃腮羞红如火、娇艳无伦,低声撒娇道:「连掌门人家还未经人事,
等会儿您可要轻些唷。」

  连沧岚笑道:「好好好,我会好好疼惜疼惜妳的。」

  正当连沧岚将涵涵双腿掰开准备棍破密穴之时,涵涵手上偷偷拿着一根银针,
冷不防的往连掌门头顶插上去。

  正当涵涵要得手时,突然手腕被一股庞大力道拉住,涵涵一征,只见连沧岚
右手箍着涵涵手腕淫笑道:「像妳这雏儿想在我面前弄鬼?也未免太小觑我了。」

  连沧岚将银针丢在一旁捏了捏涵涵的俏脸道:「雏儿是妳送上门来的可别怪
我棍下无情阿…哈哈哈。」

  连沧岚挺起怒目贲张的粗长肉棒就向那柔柔紧闭的粉红玉沟中顶去,狰狞狸
红的火烫龟头甫一挤迫开无比娇嫩的紧闭阴唇。

  「啊,好……好痛……」涵涵一声淫叫开启了这场肉搏战。

  「喔…喔…喔」微微的刺痛传自贞洁圣地,涵涵眉紧蹙,凤眸迷离,一行晶
莹的清泪沿着已变得苍白的秀滑桃腮淌落,开苞之痛和失身的羞意在芳心交织。

  连沧岚只感到龟头被涵涵那温软呢喃的肉壁包夹的十分舒服。

  「呼呼…真够紧阿」连沧岚赞道。

  粗壮的阳具在深遽幽暗的阴道内不断钻探深入,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硕大
浑圆的滚烫龟头在一路深入磨蹭着粉嫩的肉壁,连沧岚感受着阴道内火热腻滑的
膣壁和滚烫的粘膜,嫩肉无与伦比的缠绕挤压。

  「啪啪啪啪」两人交媾的撞击声不绝于耳,连沧岚越干越起劲,每一下抽插
均顶入涵涵花心之中。正当连沧岚快活之际,突然脸色一变,大叫道:「妳…」

  咚的一声连沧岚倒地不起脸色泛黑已中了剧毒而死。

  涵涵笑道:「想不到我的小穴剧毒无比吧,但没想到对付你这家伙竟会让我
失身,这倒是使料未及。」

  涵涵搜了搜连沧岚的尸身拿了串钥匙心道:「那东西应该便是用这钥匙开吧。」

  青城掌门暴毙而亡的消息没几日便传遍武林,但无人知道真正的原因为何,
只知道传言中连沧岚房间被人搜过至于少了什么也是无人知晓。

  更离奇的是崆峒派掌门几乎也在同时传出死因,短短时日八大门派的两位掌
门均死于非命,成为江湖上沸沸扬扬的话题。

  *********************************************************************

  涵涵来到了一处隐密的场所,内中有三名少女等着她,三女一见到她便道:
「东西可到手了?」

  涵涵点点头道:「我在回来途中听到了崆峒派的清何道人的消息,妍甄看来
妳也得手了?」

  妍甄回答道:「那老道可还真不好对付,唉我可是牺牲最宝贵的东西才顺利
杀了他。」

  涵涵回答道:「我可也不是这样?本想趁那家伙不注意时给他根银针便解决
了,没想到却给他识破。」

  其余的两名少女中一的名道:「晓兰和玉梅去武当还没回来也没消息传出不
知怎么样了?」

  *********************************************************************

  丝丝缕缕鲜红殷殷的处子落红渗出紧紧箍住插入巨棒的娇嫩花唇,溢满粉红
嫩白的两片阴唇向下流去。晓兰痛的放声大哭,无极道人将巨大梆硬的阳具往晓
兰那狭小的阴道最深处狠狠一顶。浑圆滚烫的龟头紧紧顶住含羞绽放的娇嫩“花
芯”

  晓兰娇喘连连,胯下嫩穴不断的遭受无情的冲击,痛的晓兰泪水直流,晓兰
心道:「现在只能忍耐,忍到这贼牛鼻毒发身亡。」

  然而天不从人愿,晓兰足足被干了一个时辰,精疲力竭、嫩穴被黏稠的精液
填满,但无极道人却无毒发迹像。

  无极道人笑道:「妳一定很奇怪为何我没中毒是吧,以我的功力妳们这三脚
猫毒药又怎能奈何的了我?」

  「好啦~~现在换妳啦小美人儿。」无极道人抱起旁边的玉梅淫笑着。

  玉梅高贵神秘的圣洁花园突遭异物侵入,令她芳心慌乱,羞耻不堪,虽想摆
脱伏在身上的男人但此时的她丝毫动弹不得。

  巨大的肉棒甫一入桃花源,那种无比温软腻滑的细嫩触感令无极道人淫欲狂
炽,令肉棒血脉贲张。无极道人徜徉着玉梅那从未有游客问津的深遽幽暗的神秘
花溪。

  「呼呼…连干两个美人真他妈的过瘾。」无极道人边干边赞美着。

  可怜的玉梅窄嫩的肉缝被无极道人的巨屌不停的撑开,本想两人连手应可将
这武当掌门制服,怎想到结果却是这样?

  四女等了数天晓兰与玉梅均无消息传回,四女知道两女大概已凶多吉少,四
女商议道:「现下主人要我们拿的东西还缺两样这下该如何?」

  此时四女听到一名男子在背后说道:「不打紧接下来我另有妙计。」

  四女同时回过头来见到一名年约20多岁的男子站在身后,四女同时盈盈拜
倒道:「参见主人。」

  主人道:「妳们辛苦啦,接下来听我吩咐行事…」

  *********************************************************************

  神剑独孤宇,乃是武林中的剑术奇才,不过而立之年便已窥剑道极致,就连
少林、武当掌门也非其对手,其义弟黄智峰也算的上是武林中年轻一辈的高手,
而其更著名的乃是他那聪明绝顶的脑袋。

  独孤宇和黄智峰两人观察崆峒派掌门——清何道人的房间,独孤宇道:「你
看出什么端倪了吗?」黄智峰不发一语沉吟半晌,走到房间右侧墙壁伸手摸了几
下,突然间墙壁弹出抽屉,里面却空无一物。

  独孤宇道:「不知这内中本是装着什么?」

  崆峒派其余众人连掌门有此暗柜也不知晓更别说内中藏了什么,黄智峰道:
「这东西恐怕便是凶手的意图。」

  独孤宇道:「清何掌门乃是中毒而死,但此毒古怪我未曾见过。」

  黄智峰道:「此毒我虽未亲眼见得,但我曾在书中见过类似的症状。」

  独孤宇道:「是什么?」

  黄智峰道:「此乃魔教的秘毒,五毒粉。」

  独孤宇道:「魔教不是十余年前便已消灭,难道还有漏网之鱼?」

  黄智峰道:「看来魔教即将卷土重来,而被夺去之物绝对与魔教脱不了干系。」

  两人走出房间之后,黄智峰道:「十余年前据说武当、华山、青城、崆峒四
派掌门连手杀了魔教教主,而今日死的俩位掌门恰好也是四派中的两位,我想当
初恐怕是从魔教教主手中拿了什么要紧的事物,因此魔教针对先行对四派下手。」

  独孤宇道:「那我们是否赶去华山以及武当报讯?」

  黄智峰道:「若能顺道问出当年的经过应该对此事也多少有帮助。」

  两人快马加鞭赶往华山,华山掌门风剑鸣听闻神剑独孤宇来访,连忙出门迎
接。

  独孤宇道:「前辈如此客气,可折煞晚辈了。」

  风剑鸣道:「天下间谁不知神剑之名?」

  黄智峰道:「前辈可听闻青城、崆峒两派掌门已遭人毒手?」

  风剑鸣道:「这我已有所闻。」

  黄智峰接着道:「前辈可知这与魔教关系重大?」

  「喔?」风剑鸣微微一惊。

  于是黄智峰便将崆峒山之事说与风剑鸣知晓。

  风剑鸣道:「没想到当年还留有余孽。」

  黄智峰道:「虽不知当年前辈们拿的是什么,但我想这物可能会招来杀身之
祸,请前辈多加注意。」

  此时一名华山弟子急急忙忙奔进来喊道:「师父大事不好了!」

  风剑鸣道:「什么事这么慌张?」

  「少林…少林寺让魔教给挑啦。」弟子上接不接下气边喘边说。

  风剑鸣心下大惊:「这怎么可能!?」

  「此事已传遍武林据闻慧空方丈已惨遭魔人毒手,少林寺更被奸徒占领,少
林派一部分的僧人逃出,由慧明大师率领。」弟子道。

  风剑鸣不可置信,说道:「少林乃武林的泰山北斗怎会突然间遭此大祸。」

  弟子道:「此事是武当派传出应是千真万确,武当无极掌门还请师父赶紧到
武当山共商大计。」

  黄智峰道:「看来情况紧急风前辈我俩也一起与您到武当山共商对策对付魔
教。」

  风剑鸣点头道:「独孤老弟剑术出神入化对付魔教绝少不了他一份,黄老弟
你智计百出,若有你参与对付魔人更添胜算。」

  独孤宇道:「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动身吧。」

  *********************************************************************

  武当山上各派首脑商议如何对付魔教,少林慧明禅师道:「十余年前我们击
垮魔教之时,我师兄慧空一念之仁,认为魔教中的年轻孩童不该赶尽杀绝,于是
便将他们带往少林期望能将他们导入善途,没想到他们狼子野心,在水中下毒使
的大多数人功力全失,我当时正巧与十余名弟子出完任务回山,碰上这惨绝人寰
的屠杀,然而对方人多势众我们寡不敌众只好先行避退。」

  峨嵋掌门清无散人道:「没想到当初一念之仁却成今日之事,这次我们绝对
要将魔教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众人商议好计策之后便集结人马往少林寺出发。

  然而正当正道中人回攻少林时却发现扑了个空,少林寺只余二三十名魔教弟
子留守故布疑阵,其余之人早已撤退。

  众人在少林寺待了数日派出人马查探魔教消息,然而却传来魔教人马攻上崆
峒山的消息。

  正当众人决定赶往崆峒救援之时,黄智峰突然说道:「且慢!若我们赶往崆
峒山只怕又中奸计。」

  无极道人道:「黄少侠为何出此言?」

  「日前魔教所攻击的对象除了少林乃是因内中有大量当年魔教遗孤之外,其
余崆峒、青城掌门皆是当年围攻魔教教主之人,而崆峒、青城掌门死后更被魔教
夺走了东西。」黄智峰道。

  「哼!我自然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但又和这件事有何关系?」无极道人道。

  「清何道长死后崆峒派中魔教想要拿走的物品已被夺走,若是这样魔教又何
必特地攻打崆峒?因此我大胆假设崆峒只是表面目标,引开我们的注意,魔教绝
对另有目的。」

  独孤宇道:「难道是华山!」

  风剑鸣惊道:「好歹毒的魔教趁我派高手前来少林之时暗施偷袭!」

  崆峒派新掌门清平道长道:「这是黄少侠的推测但若是实情并非如此呢?」

  黄智峰道:「不然我们兵分二路,一路前往崆峒救援,一路去华山,华山崆
峒相距不算太远,彼此还可有个照应。」

  众人决定之后独孤宇、黄智峰与华山、昆仑两派人马前往华山,其余之人则
去崆峒救援。

  众人到华山之后,果不其然发现魔教之人正在进攻华山,双方似乎已战了数
天,华山之人已慢慢支持不住。

  风剑鸣与昆仑掌门长生子率领众人从魔教后面突袭与山上之人来个前后包抄,
华山众人见山下来了援兵更是精神大振,华山昆仑两派人马登时将魔教杀的片甲
不留。

  然而正当魔教教众准备全数歼灭之际,风剑鸣突然感到背后有数根银针突袭
急忙闪开,但慢一步被刺中一针,风剑鸣只感到头晕目眩摔倒在地。

  黄智峰与独孤宇见风剑鸣突然摔倒急忙前往护持,华山众人见掌门受伤更是
愤慨,魔教之人本就所剩不多,须于之间全数被消灭殆尽。

  众人大战之后上华山歇息,黄智峰替风剑鸣医治毒患。

  黄智峰向独孤宇道:「风掌门的毒十分特别,我目前只能暂压毒患,但若要
根治我可能要回去一趟,但崆峒那边不知情况如何,大哥你和长生子前辈先去驰
援,我医好风掌门之后在赶往与你们会合」

  独孤宇点头道:「看来只有如此了,义弟你多加小心。」

  于是独孤宇与昆仑派众人前往崆峒驰援。

  *********************************************************************

  风剑鸣中毒深重在房内歇息,突然碰的一声,门被人踹开,风剑鸣勉强起过
身来只见数名魔教教众手持兵刃不怀好意的瞧着自己。

  伤重无力的风剑鸣被魔教教众押往大厅只见一名年约20多岁的青年坐在平
日他所坐的位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青年道:「我先自我介绍我乃当今天魔教教主—石云龙。」

  风剑鸣怒道:「魔教妖人要杀就快废话这么多。」

  石云龙道:「我想和风掌门探听一件东西。」

  「哈哈哈…作梦。」风剑鸣冷笑道。

  石云龙说道:「风掌门可知现下全华山之人性命都在我手上?」

  石云龙拍了拍手,魔教教众押了一名年约十七岁的美貌少女前来大厅。

  「风掌门,听闻令嫒乃是华山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嘿嘿嘿!」
石云龙瞧着少女冷笑道。

  「蓉儿!」风剑鸣叫道。

  「风掌门,若是你说出来我便饶了令嫒,不然你知道的…哈哈哈。」石云龙
淫笑道。

  「卑鄙…」风剑鸣怒骂道。

  但无奈只好将那东西的隐藏地点如实说出来,石云龙东西到手后,风剑鸣道
:「你要拿的东西已经拿了,快放了她。」

  石云龙笑道:「风掌门可太看的起在下了,向令嫒这种绝色美人,要我放过
她未免将我当成圣人了。」

  魔教教众听到此言同时大笑,风剑鸣怒道:「言而无信你猪狗不如。」

  石云龙笑道:「那今日恐怕你便多个猪狗不如的女婿了。」

  石云龙语一毕将蓉儿的衣裳撕个粉碎,展现她那妩媚诱人的身段,笔直雪白
的玉颈,浑圆丰腴的双乳,还有那娇巧玲珑的小嫩穴。

  石云龙张开了蓉儿的双腿,双手滑到了那张满了茂密的阴毛的小穴上,他轻
轻的揉搓着微微外翻的阴唇,间歇地将手指头插入小穴中,拇指不住的搓弄着已
有红豆大小的阴核,中指在阴穴上扣弄、抽插。

  蓉儿哪禁的住石云龙的挑逗发出叫高亢的呻吟声,石云龙伸出舌头,不由分
说就钻进那温暖的蜜穴中去,在她的阴道左右转动,舌尖感觉她的阴道内壁在抽
搐,鼻子则用力吸住她的阴核。

  石云龙见蓉儿小穴已泛滥成灾将他那异常粗大的铁棒直冲禁地,破开花瓣两
边的嫩肉。蓉儿感到窄小温热的玉径内瞬间被撑塞涨满,肉体感到一阵颤抖、抽
搐,而石云龙更感受到了秘道的紧窄和火热,他猛力向前一顶,巨大的龟头顺着
嫩滑的秘道冲破层层阻碍,一下撞在了娇柔的花心上。

  「呜…」破瓜的痛楚痛彻心扉,蓉儿痛得清泪直流,然而石云龙却不懂的怜
香惜玉,石云龙反而更加卖力一下又一下的在蓉儿那娇嫩的肉壁中抽插。

  石云龙发现蓉儿被干到现在都美目紧闭,咬着嘴唇,也没发出一声呻吟声来,
石云龙看出蓉儿依然不屈的样子,他决意要让蓉儿的自尊心彻底崩溃完全屈服在
他的肉棒之下。

  「噗滋噗滋…」肉棒与肉壁的摩擦声响越来越大声,蓉儿此时已抵不住石云
龙的狂操猛干,不断的的求饶。

  石云龙笑道:「看美人儿妳能多硬气。」

  风剑鸣看爱女被如此摧残心痛不已但自己却毫无能力搭救,气的毒气攻心毒
发身亡。

  *********************************************************************

  话说武当等派赶往崆峒救援,此时崆峒山已被魔教攻占,于是双方人马便展
开大厮杀。正道中人高手远较魔教为多人数也占优势,虽然魔教占了地利之便,
但还是居于下风。

  此时有消息传来魔教另有兵马攻打峨嵋,无极道人认为此乃魔教的围魏救赵
之计,更何况早前双方争战时,无极道人有三名爱徒均惨死沙场,因此他更坚持
不退定要铲除崆峒山的魔教妖人。

  峨嵋清无散人见此情况,一怒之下便独自率领峨嵋众弟子赶回峨嵋救援。

  清无散人率领弟子快马加鞭赶回峨嵋,回到嵋峨之时却发觉魔教妖人已经退
兵,清无散人便松了口气,吩咐众人好好歇息以防魔教之人再来袭击。

  吃过饭后清无散人正想回房休息,突然感到体内真气运转不顺,心下大惊连
忙运气查探,不运气还好一运气只感到丹田有如千万根刀刃四处乱串痛苦难当。

  清无散人心中一惊:「难道今晚食物有毒。」

  但峨嵋派弟子均是自己熟稔之人应无奸细混入才是。

  此时听闻山下人声鼎沸,清无心知不妙,大喊道:「众人急忙戒备迎敌。」

  然而只见峨嵋众弟子各个痛苦难当,竟全都着了道儿。

  「哈哈哈」只听到一声大笑石云龙率领魔教众人来到道观之前。

  石云龙笑道:「怎么我们天魔教独门的散功软筋散滋味如何阿?」

  清无冷然道:「魔教妖人尽使些卑鄙手段。」

  石云龙笑道:「嘿嘿妳一定感到奇怪为何饭菜会被下毒是吧。」

  「芷芸!」石云龙叫道。

  只见峨嵋众人之中一名女子走出来向石云龙躬身道:「参见主人。」

  清无奇道:「妳不是巧筑吗?」

  芷芸将脸上人皮面具撕开,石云龙笑道:「前几日攻打峨嵋山时,芷芸便将
此女给杀了然后用她的脸皮做成面具…」

  清无料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高明的易容术。

  清无恨道:「无耻魔人有种与我明刀明枪决胜负。」

  「妳配吗?」石云龙语一毕,刷的一声竟将清无双腿斩断。

  清无跌倒在地但双眼仍是有如喷火般的怒视着石云龙。

  石云龙道:「峨嵋派专收女流,贵派什么没有就美女最多,尤其是你的七位
弟子叫什么峨嵋七剑是吧,各个如花似玉,今日我便个单枪破七剑,淫辱七美人。」

  石云龙命人将峨嵋所有弟子均压入大厅之中,石云龙道:「这峨嵋七剑交由
我,其余的众兄弟,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魔教教众听到此言后欢声雷动,衣帛撕裂声此起彼落,鼎鼎大名的峨嵋派竟
成了天魔教泄欲的天堂。

  清无只恨自己连自尽的能力都没有,眼睁睁看着峨嵋众女,惨遭淫辱,阵阵
哀嚎呻吟声不断的传入清无耳中。

  石云龙将峨嵋七剑全脱个一丝不挂,慢慢的欣赏七位美人的诱人胴体。

  石云龙摸了摸峨嵋七剑中排行第三的敏瑜,笑道:「嘿嘿…武林第一美人的
身子摸起来格外的滑嫩阿。哈哈哈」

  敏瑜那弹性的肉球,怒峙颤动,玲珑的曲线,盈盈若握的纤扭摇欲折,腰两
腿间一条细长的玉沟,乌黑一片,茂密非常,使得两片粉红色的贝微夹紧密若隐
若现。

  石云龙的淫手抚慰着敏瑜那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雪白胴体,那娇滑玉嫩的
冰肌玉骨,颤巍巍怒耸娇挺的雪白椒乳,盈盈仅堪一握、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
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令石云龙更加的欲火大增。

  石云龙熟练地用他的舌头不停地挑逗着敏瑜处女的阴唇阴核,还不时得将舌
头插入阴道,吸饮着她的淫水,甚至越过阴道,往下面的菊花舔去,他能感到她
的阴核受到刺激而充血变圆变硬,他能感到他的舌头每一次滑过都带来她的抽搐。

  经过石云龙的舌功调教,敏瑜的私处已泛滥成灾,石云龙见时机成熟,单枪
破动直捣黄龙,粗大的肉棒直接没入敏瑜那未经开发的处女嫩穴。

  石云龙有如发了狂地蹂躏着这美丽的女侠,如铁的肉棒紧贴着丰耸的玉臀,
狠插流着蜜的桃花源。

  此时敏瑜高仰螓首,红唇微启发出了无法自控的呻吟声:「嗯……哦……」
在她呻吟的鼓励下,石云龙更加疯狂地抽插,完全沉醉在这迷人的雪白肉体中。

  石云龙每次将肉棒深深插入,而且每一次插入时还将大龟头的前端紧紧抵住
蜜穴深处的花心嫩肉不停的左右研磨转动着。

  石云龙越干越快敏瑜的的娇喘越来越急促,使的石云龙不由的加快抽插玩弄
的节奏,石云龙越干越带劲,剧烈的抽插使得敏瑜有像电击一般的快感冲向大脑,
顿时感到一阵晕眩,不由得口中轻轻发出的“啊~~”的一声,这一声由于快感
所发出来的呻吟声羞得敏瑜满脸通红。有了第一声,第二声就没那么羞耻了,第
三声,第四声、第五声……。

  「阿~~~ 」的一声敏瑜放声淫叫,原来是石云龙泄精了。

  石云龙满足的抽出那布满处女血丝的肉棒道:「干的真爽,接下来该妳们六
位了。」

  峨嵋其余六剑也全是毫无经验的黄花闺女看到敏瑜被如此玩弄全都吓的冷汗
直流,但不管她们如何惧怕这难忘的初夜注定还是要来临。

  「嗯…嗯」年仅十五峨嵋七剑中年龄最小的慈芬,不断的发出销魂的呻吟,
石云龙将慈芬抱在身上呈抱便当姿势,双手捏着她那诱人的雪臀,肉棒则是不停
的在那又窄又嫩的小穴穴进出。

  「喔…喔」慈芬的淫叫声越来越高亢,而慈芬的叫床声有如精神粮食般更加
助长了石云龙的干劲,石云龙使出三浅一深的手法彻底的征服慈芬的身心。

  两人缠绵了一个时辰后大战才告一段落,石云龙看着躺在身边的峨嵋七剑,
淫笑道:「今日连干七仙女真他妈过瘾阿。」

  只见七女各各筋疲力竭的摊在地上,娇嫩的小穴前还残留血丝以及精液,彷
佛石云龙的胜利宣示般,今日的淫虐虽已结束,但往后的日子只怕等着她们的除
了肉棒还是肉棒。

  完事之后石云龙召来芷芸等四女,还她们商议如何对付武当的无极道人,夺
取那最后一部分的东西。

  *********************************************************************

  围攻崆峒山已有一段时日,山上的魔教教众也渐渐支持不住,看来最多再数
日便可收复崆峒山。

  这一日黄智峰到崆峒山下与众人会合,独孤宇道:「义弟等你好久了总算回
来了,风掌门的毒可没问题了吧?」

  黄智峰叹了口气道:「当我回到华山之时,华山派…」

  独孤宇道:「华山派怎么了?」

  「唉~~已全数覆灭」黄智峰摇摇头道。

  「怎会这样!」独孤宇道「看来魔教还有不少势力,据说峨嵋也已惨遭毒手,
现下妖人已往武当山的方向去。」黄智峰道。

  无极道人听到后勃然大怒道:「魔教妖人敢到我武当撒野?」

  黄智峰道:「前辈您要不要先赶回武当山,不然怕山上留守之人不是妖人的
对手。」

  无极道人踌躇道:「但此间妖人已快撑不住,若是撤兵岂不是前功尽弃?」

  无极道人的师弟无念道人道:「不然师兄您率领一部分弟子赶回武当,这由
我来发落。」

  于是无极道人便率着一半武当弟子连夜赶回武当,然而却发现武当山并未有
任何魔教妖人来袭,于是无极道人要门下弟子提高戒备以防敌人偷袭。

  无极道人在武当山一处密林等着约他前来见面之人,此处甚是偏僻武当中人
皆不会到此处,因此是个绝佳密会的地点。

  「呵呵…无极掌门让您久等了。」

  只见四名貌美女子出现在密林之中,赫然一看竟是芷芸、涵涵等四女。

  无极道人冷冷道:「你们教主要妳们前来传什么话便快说吧。」

  「唉唷,无极掌门咱们都合作这么久了,何必故做冷淡,是怕有其它人发现
不成?」芷芸笑道。

  「哼!和妳们见面本来就是见危险的事,若是被正道中人发现,我在武林中
的地位还保的住吗?」无极道人道。

  涵涵笑道:「自古成大业者本就需冒大风险,您说是吗无极掌门?」

  「废话少说,要不是我崆峒山早已被正道攻陷,感觉我似乎在帮妳们铲除强
敌。」无极道人道。

  芷芸笑道:「我们知道您在指挥之际故意常常中计导致正道中人徒增伤亡,
但您也应此获得许多好处,比如少林的慧明、点苍的广陵道人身亡您要当武林盟
主可说少了两大竞争对手呢!」

  「但我现在看来魔教势力不过尔尔,我想我们以后似乎也没合作下去的必要。」
无极道人道。

  「唷~~看来无极掌门翻脸比翻书还快。」妍甄笑道。

  「哈哈哈…妳们别以为我不知道妳们也是不安好心,上次妳们教主送来的那
两位美人,美其名是送点乐子给我其实是想杀了我好夺取在我这一部份的天魔典
不是吗?」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赶快交出来!」芷芸说道。

  「哈哈哈…石云龙派妳们四个小姑娘来就想收拾我?也未免太小觑人了。」
无极道人语一毕,先发制人攻向芷芸等四人。

  芷芸四女合力围攻无极道人,但无极道人武功之高已远超乎她们想象,四女
虽合作无间、默契十足但只撑了三十余招便一一给无极道人制服。

  无极道人笑道:「四个不自量力的娃儿,让妳们后悔竟敢得罪本道爷。」

  嗤嗤数响,无极道人竟将四女的衣服全数撕烂,四位美人玲珑销魂的胴体毫
无保留的在无极道人面前呈现。

  无极道人伸出他的禄山之爪,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四女雪嫩的娇躯以及私处。

  无极道人淫笑道:「待我瞧瞧妳们是否是尚未开过苞的雏儿?」

  无极道人将四女的小嫩穴一一掰开检查那片白膜是否还存在,无极道人对着
妍甄和涵涵笑道:「妳们这两个淫荡的小妮子,竟然尝过男人的滋味了。」

  「还是妳们两个比较乖,等着让本大爷来替妳们开苞。」无极道人对着芷芸
和忆熏道。

  「就由妳先来吧。」无极道人将忆熏双腿拉开并将她双腿往后折,露出她那
诱人的嫩鲍,无极道人不做任何的前戏,噗的一声肉棒直接没入忆熏的小穴。

  「嗯…」忆熏感到无极道人的肉棒有如铁杵一般直接破瓜,撕裂的痛楚使她
疼的泪水直流。

  无极道人大龟头的肉冠用力顶住忆熏子宫深处的花蕊,只觉得她子宫深处的
蕊心凸起的柔滑小肉球像蜜吻似的不停的厮磨着大龟头肉冠上的马眼。

  强烈交合的舒爽由被包夹的肉冠马眼迅速传遍全身,剎时无极道人的脑门充
血,全身起了阵阵的鸡皮,而忆熏小蜜壶壁上柔软的嫩肉也像吃棒冰一样,不停
的蠕动夹磨着无极道人整根大阳具。

  两人下体紧密结合得丝丝不漏:一根粗长黝黑的肉棒,在忆熏雪白粉嫩的修
长美腿忽进忽出,入则尽根,记记贴肉,出则缓快交替,红肿的龟头有时全部退
出那茵黑柔毛掩盖的桃源秘处,有时则正好卡在那因挤迫而喷张的两片肥厚的大
唇肉上。无极道人兀自低头勤奋地耕耘,一手搂着忽躬忽躺的腰肢,一手扒
抓着她颤抖不已的肥嫩柔腻的雪臀,下身用力,肉棒抖动如狂,插得越来越深,
抽得越来越急。

  「阿…」经过数刻的盘肠大战无极道人狠狠的将洨射入忆熏的嫩穴之中,无
极道人拔出他那混着洨以及血丝的大屌向芷芸道:「美人儿该妳啰。」

  芷芸乃是四女中最美的一位,无极道人捏着芷芸的雪峰道:「嘿嘿等等绝对
让美人妳欲仙欲死。」

  只见无极道人双手掰开芷芸的粉嫩小穴,并将肉棒凑到嫩穴门口不停的磨蹭。

  忽然无极道人的肉棒猛地向芷芸进击,大肉棒抽插如风,噗滋声不绝于耳,
龟头在热烫的紧密小蜜壶内轻旋厮磨,藉龟头肉棱轻刮她的肉壁。

  芷芸只感到一波波快感欲浪如怒潮卷来,再也撑不住,尖叫一声,四肢锁紧
无极道人身躯,芷芸玉体一阵电击般的酸麻,幽深火热的湿滑小蜜壶膣壁内,娇
嫩淫滑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箍夹住那火热抽动的巨大阳具一阵不由自主地、难言而
美妙的收缩、夹紧。

  正当无极道人恣意的享受芷芸那娇嫩的身躯之时,忽然听到一名男子的叫声
:「前辈你…」

  无极道人定神一看竟是独孤宇以及黄智峰两人。

  独孤宇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他只道无极道人乃是德高望重的修行人,没想
到竟会在光天化日之下与人苟合。

  「独孤少侠…我…」正当无极道人想找借口解释之际,芷芸突然开口道:「
这位公子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无极掌门是我们魔教的贵宾我们奉我们主子的命
令来服侍他,何必这么讶异?」

  「妳胡说什么!?」无极道人大怒道。

  独孤宇半信半疑,无极道人离开崆峒山之后正道联军顺利收复崆峒山,正道
联军于是便往武当山驰援,独孤宇与黄智峰两人马匹脚程较快于是便先行一步。

  路上两人谈论到崆峒山战役,黄智峰怀疑无极道人似乎有所问题,独孤宇本
来不信,可是适才芷芸如此一说使的他将信将疑。

  独孤宇转念又想,此处如此偏僻为何无极道人会在此,他与黄智峰上武当时
武当诸道皆不知掌门去向,当时黄智峰便感到事情有玄机于是便和独孤宇找寻无
极道人下落。

  现下将事情合在一起黄智峰的疑心似乎并非是空穴来风。

  芷芸又道:「无极掌门您和我教合作的事早晚也是会被知悉的,现下就认了
又何妨,更何况我们姊妹您玩也玩得过瘾了难道想赖了不成?」

  无极道人勃然大怒右脚往芷芸头上一踢登时芷芸一命呜呼魂归离恨天。

  无极道人正想将其余三人也杀人灭口,独孤宇见无极道人做贼心虚,宝剑出
鞘逼退无极使他无法行凶。

  独孤宇见无极道人做贼心虚,心里更是多添了几分确定,此时涵涵道:「无
极掌门您想杀人灭口吗?您将正道联军战略和我们泄漏之事,我绝对会公诸于事。」

  无极道人怒极反笑:「妳们这些魔教妖人说的话有谁会信?」无极虽是这么
说可是心中却是害怕无比。

  妍甄怒道:「你故意泄漏军机害死慧明等人,故意假装误中敌计本来我们不
该出卖你,但您既然翻脸不认还杀了我姊妹我们也没必要替你隐瞒。」

  独孤宇向无极道:「前辈对不住恐怕要请您向武林同道做个清楚明白的解释。」

  无极心道:「若真的曝光那我一世英明付诸流水不多恐怕还有性命之忧。」

  无极向独孤宇道:「老道坦荡荡绝没做出对不起武林同袍之事。」

  刷的一声无极道人配剑出鞘,趁独孤宇不备之际想将他和黄智峰给料理,事
情便能瞒天过海。

  可惜独孤宇武功已臻出神入化之境,无极道人的偷袭又岂能得手?独孤宇见
无极道人对自己出手,其心态已是昭然若揭,嗤的一声独孤宇反守为攻,刺向无
极道人左肩。

  无极道人料想不到独孤宇竟然在一招之间便能反守为攻,侧头避开独孤宇一
剑,但避过一剑又来一剑,只见有无数剑影不停攻向无极道人,无极道人武功虽
算的上是一流,但面对独孤宇出神入化的剑法,仍是与天比高,俩人不过二十余
招,无极道人手中长剑被震飞,并被独孤宇剑尖抵着咽喉。

  独孤宇道:「前辈对不住,请您回去做个交代。」

  无极道人心想若乖乖回去只怕事身败名裂身不如死,于是往独孤宇剑尖一撞
当场自尽。

  黄智峰此时上前道:「大哥你看这几位魔教妖人要如何处置?」

  忆熏道:「如果你们饶了我们三人我们便将天魔教总坛位置告知你们。」

  黄智峰道:「我怎知妳们所说是真是假,焉知不是妳们的阴谋诡计?」

  忆熏道:「你们可以先将我们监禁等灭了天魔教后再将我们放了不迟。」

  黄智峰道:「怎地妳们会出卖自己教门?」

  忆熏道:「我们本来就不是心甘情愿待在天魔教,天魔教主只把我们当做工
具,我恨不得他不得好死。」

  于是独孤宇和黄智峰将三女交托武当派看管,两人率领数十名武林高手以最
快速度偷袭魔教总坛杀他个措手不及,独孤宇更亲手杀了魔教教主石云龙,成功
将天魔教彻底覆灭。

  ***********************************************************

  一年之后独孤府张灯结彩似乎有大喜之事,黄智峰与武林正道首脑纷纷到独
孤府庆贺。

  黄智峰和独孤宇笑道:「听闻大嫂乃是江南黄家庄的千金,长的国色天香倾
国倾城,若非她不是武林中人,否则武林中的第一美人就不是峨嵋的敏瑜而是她
了。」

  独孤宇笑而不答,黄智峰接着道:「大哥率领众人灭了魔教之后,推辞了武
林盟主之位反而急流勇退选择退隐恐怕也是为了这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吧。」

  独孤宇道:「江湖的日子我也过的烦了,贤弟你也早日远离这刀口上舔血的
日子吧。」

  独孤宇与众人饮酒至半夜,众人一一告辞,黄智峰和独孤宇道:「小弟我便
不打扰大哥你洞房花烛啰。」

  独孤宇笑道:「明日再与你痛饮三大杯。」

  此时黄智峰突然发掌打向独孤宇背心,独孤宇只感到一股阴寒至极的内劲侵
袭五脏六腑,登时口吐鲜血。

  只见黄智峰冷冷道:「这寒霜冰掌乃是天魔典中的绝学滋味好受吗?」

  此时门外有数人去而复返,且都是各派中的首脑高手,并且手持兵刃不怀好
意瞧着独孤宇。

  独孤宇冷冷道:「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看来不说清楚你不会瞑目了」黄智峰笑道。

  「很简单我才是真正的石云龙!」黄智峰冷笑道。

  「你!!」独孤宇讶异道「讶异吗?你杀的那位只不过是个替死鬼,其实一
切都是在我掌握之中。」黄智峰得意道。

  黄智峰接着道:「你之我爹是谁吗?便是十余年前死在四派掌门围攻的石天
惊,当年四派掌门杀了我爹后,便将我们天魔教的第一宝典天魔典分成四个部分
藏了起来。」

  「所以崆峒、青城的掌门是你杀的,为的就是那本天魔典?」独孤宇问道。

  「不错,后来的华山、峨嵋当然也是我下的手,而我也利用无极那牛鼻子铲
除正道中的高手,最后再故意让你发现他是内奸将他除去。」

  「而我得到天魔典后苦练一年总算有所成就。」石云龙道独孤宇向其余众人
道:「为何你们甘愿做他的走狗?」

  「哈哈哈他们都吃了我的万蛊蚀心丹,这是记载于天魔典中的绝密蛊毒,服
下此药后必须每年定时服用解药,否则便会万蛊吃尽你的五脏六腑而死。」石云
龙笑道。

  「哈哈哈…没想到我独孤宇走了眼竟会和你这种人结为兄弟」独孤宇大笑道。

  「你一直是我心头大患,论武功就算是现在的我也远不及你,所以我只好用
些聪明的方式达到目的了。」石云龙笑道。

  「哼!就算我身受重伤我今日也要拉你赔命」独孤宇语一毕,以指为剑攻向
石云龙。

  于是在独孤府大厅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激战,独孤宇虽然武功出神入化,但被
石云龙偷袭在前,手中也无兵刃,在石云龙众人的围攻之下双拳难敌四手,被石
云龙一剑穿心。

  石云龙笑道:「放心的去吧,我知道你挂念你的黄婉莹,我会好好“照顾”
“照顾”她的哈哈哈」

  独孤宇怒视着石云龙,慢慢的倒下…

  黄婉莹在新房之中等待着如意郎君,呀的一声门开了,黄婉莹听到夫君进房
脸上羞得满脸通红,那人不发一与走到床头坐下,将婉莹的头罩掀开。

  婉莹见来人非是独孤宇吓的大声尖叫,石云龙笑道:「婉莹妳果然是闭月羞
花、倾国倾城阿,世上没有比能够占有妳这样的女人更令人快乐,别害怕以后妳
就是我的人了,我会好好疼妳的…哈哈哈」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