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水泊梁山人员安置领导小组

作者:admin人气:586来源:

  当高俅高太尉将梁山好汉同意招安的消息传回汴梁时,宋徽宗把水彩画笔往旁边一丢,一口气连说了三个字:妙,妙,妙!随后提笔刷刷刷下了一道圣谕:
  即刻成立水泊梁山人员安置领导小组,任命太尉高俅为领导小组第一组长,宋江为常务副组长,卢俊义为副组长,智多星吴用为小组秘书长。以人尽其才的原则,切实安置好梁山108好汉的工作调动。
  昔日的聚义厅临时改作水泊梁山人员安置领导小组的办公室,简称「梁安办」。
  梁安办刚成立没几天,门槛子就被好汉们踢坏了三条。有找高组长谈心的,有找高组长做自我介绍的。花和尚鲁智深扛来了半人高的金佛,武二郎牵着两只孟加拉斑斓猛虎;就连脑筋转得最慢的黑旋风李逵,都打了几头野山猪,请高组长尝尝鲜。
  高俅高组长最近忙的是焦头烂额。不光山上的人给他送礼,就连汴梁城里的达官贵人们也都纷纷给他来信:俅弟,花荣还请你务必安置好;高太尉,公孙胜一家老小就劳您费心了。诸如此类,他是既得罪不起,又深感其烦。不过高组长也确是个能人,他按照好汉们的能力、背景、关系网,嘁哩喀喳、干净利落的纷纷安置到各地、各部门的要职。
  不过也有对此不太满意的,比如说母夜叉孙二娘和一丈青扈三娘。两人来到高组长的办公室,关门闹了起来。孙二娘把裙子往上一掀,露出半条白花花的肉腿,撒娇道:「高组长~ 您就给我老公再提一提嘛,好不好嘛。」高俅给菜园子张青安排的并不低:汴梁城皇家蔬菜专供基地的种植部经理,正八品的待遇。但张青两口子有些不满意,觉得屈才了。
  高俅被孙二娘嗲的起了一身鸡皮,连忙说道:「小孙,你这样可不好,这都是组织上研究决定了的事情。」那边的扈三娘见状,连忙扯开胸襟露出白花花的乳沟,也把高俅摇的东倒西歪:「我的好太尉!什幺阻不阻止的。只要您说句话,梁山上谁敢放半个屁?您看我这副字?您就帮帮忙嘛。」扈三娘被安排到大宋东南纺织厂当副厂长,正七品的待遇。
  两位美少妇一会露乳一会露臀,把高俅弄的是生不如死,鸡巴一阵阵发痒。
  不过高俅的为人相当正派,从不跟有夫之妇产生作风问题。要找就找单身的嘛,免得人家男人打上门来。高俅把两位衣衫不整的少妇一推,大声说道:「好了!
  看看你们,像什幺样子!不过我也能理解你们的心情。这样吧!
  张青兄弟呢,就提个副总,享受从七品待遇。三娘想在原单位干一把手,难度很大。不过既然你外号叫一丈青,那我就把你调到汴梁动物园当园长去,待遇不变。你们看行不行?」二位少妇一听,立时眉开眼笑的搂着高组长又亲又啃千恩万谢,临走前还把两张纸片塞到高组长的桌案上。等她们走了,高俅拿出来一看:好家伙!一人给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高俅刚把银票揣进怀里。咣当,办公室的门被踢开了。一个身材高大丰满,胸前巨乳忽忽直颤的中年美熟妇,气鼓鼓的叉腰闯了进来。高俅把脸一沉喝问道:
  「你谁啊?怎幺不敲门就进来,还懂不懂点规矩?出去!」中年美妇把两只戴满金戒的光嫩大手啪的按在桌上,怒道:「连老娘都不认识?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告诉你,老娘是人称母大虫的顾大嫂!」高俅见此不由得肝火上涌,暗道:「管你什幺大虫大屌?老子是掌管大宋海陆空三军的一品太尉,圣上钦点的水泊梁山人员安置领导小组组长!看来这女泼皮是没听过白虎节堂的传说,敢在我面前拍桌子瞪眼睛,真他妈是活腻歪了。」高俅想到此,愤怒的大声叫道:「保安!保安!」一个面上刺字的精壮男子手持红缨枪,带着几名手下闻声冲了进来。
  男子啪啪啪抖了个枪花,指着女子后背,大声喝道:「高组莫怕,俺林冲来也!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梁安办?」林冲现在是梁安办的警卫组长,专门负责保护高俅。人生大起大落的林冲如今也学乖了:整日紧跟高俅身后,马屁一个劲的狂拍。高俅也对心智成熟起来的小林子越来越喜欢,只等梁山这边的事一结束,就把他调回太尉府任自己的卫士长。
  中年美妇闻声回头,惊道:「林、林兄弟?」林冲也是一愣:「顾、顾大嫂?」高俅可没时间听俩人唠家常,不耐烦的说道:「小林子,赶紧把这娘们给我轰出去。」林一没有办法,只好和手下人扯着顾大嫂,把她拖出了梁安办。顾大嫂想起林冲在高俅面前的那副殷勤谄媚劲,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等顾大嫂抹着眼泪,回到家里把事一讲,气的小尉迟孙新破口大骂:「没用的败家娘们!你一顿吃三碗饭,关键时候咋连个屁都崩不出来?看看人家张青和王英那口子,你说你到底还有啥用?」别看顾大嫂在外人面前号称母大虫,可在孙新面前连个毛毛虫都不如。谁叫孙新比她小几岁,人长的又帅呢?等孙新骂累了,顾大嫂连忙给他端了杯茶。


  孙新横了顾大嫂一眼,说道:「吃吃吃,你个吃货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赶紧想个辙啊!」顾大嫂梨花带雨的低头小声说道:「想啥辙呢?」孙新抬手真想给她几巴掌,可惜临了还是舍不得。孙新放下手叹了口气,说道:「咱们去找找宋江,就数那老小子的鬼主意最多。」孙新和顾大嫂两口子拎了捆大煎饼,来到宋江家门口啪啪敲门。「宋大哥在家吗?」宋大哥当然在家。自从接受了招安,梁山便成了树倒猢狲散。虽说他还是梁安办的常务副组长,但谁都知道那就是个不顶屁用的虚名,真正说话好使的是人家高组长。好汉们一个个巴结高俅自谋出路,就连一日不见公明哥哥便肉皮子发紧的李逵,现在都不怎幺登他的家门了。不过宋江也乐得清闲,养养花喂喂鸟,时不时跑到高组的办公室,汇报下思想动态。
  最近他又正忙着写一篇名为《西北厢军缘何惨败》的文章。刚写到「主帅童贯,克扣军饷任人唯钱,致使」一段,就听到孙新两口子在门外呜嗷喊叫。宋江收好文章,开门把他们请了进来。他对孙新、顾大嫂说道:「随便坐,大哥这就跟自己家一样,别客气。」然后宋江就坐在他们面前,不停的抿着茶盖吹着茶杯里的热气,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孙新东拉西扯了半天,刚要说到正题。宋江突然起身,佯作震惊的说道:
  「坏了,坏了,高组约我下午去谈话。你看我怎幺把这事给忘了呢?两位兄弟,实在是对不住了。」说完,宋江就做了个请的手势下了逐客令。孙新两口子没辙,只好去找好说话的秘书长智多星吴用商量对策。吴用听完一拍大腿:「抠门能抠到你们这程度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大哥虽说已经已不是从前的大哥,可你们这对孙子还是从前的孙子啊。没招安的时候,你们两口子就不积极向领导靠拢。现在工作安排遇到困难,想起人家来了。我告诉你吧,晚了,你俩早上了公明哥哥的黑名单咯。」孙新和顾大嫂听完就傻了眼,连忙向吴用请教办法。吴用告诉他们:「今晚再去一次,带上两条金条好好向大哥请罪。」这一次孙新和顾大嫂算是下了血本,足足揣了三根金条敲开了宋江家的门。
  两口子直接将三根金条往桌子上一放,把自己的苦楚说了一遍。宋江皱着眉头怒道:「这是干啥呢?公明哥哥是那样人吗?你们是在侮辱我知道吗?赤裸裸的侮辱!」等孙新顾大嫂好说歹说硬将金条塞进宋江怀里后,宋江说道:「最后一次,下不为例!」孙新两口子把脑袋点的飞快。等宋江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安排一番后,孙新顾大嫂欢天新地的回家依计准备去了。第二天,宋江揣着跟金条,带着写完的《西北厢军缘何惨败》来到高俅的组长办公室。一进门,宋江噗通跪下:「下官宋江,参见太尉大人!祝高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步步高升!」高俅自打上了梁山伊始,只要宋江来,就是先整这一出。
  高俅被弄的挺不好意思,赶紧起身搀起宋江:「老宋!我都说多少遍了。咱俩是同事,不管组长还是副组长,都是为圣上服务的嘛,不需要搞这些繁缛礼节。
  还有,以后不要一口一个高大人太尉大人,你喊我老高就行。」噗通,宋江又跪下了:「大人,正所谓上下尊卑有序,下官万万不敢忘了圣人的教诲。如果您实在觉得别扭,以后就喊我小宋吧。」高俅对宋江的马屁还是相当受用的,他说道:「那?好吧,我以后就喊你小、小」宋江一点头回道:「小宋。」高俅:「小宋!」宋江:「哎。」等两人宾主落座,高俅问道:「小宋你今天来有什幺事?」宋江掏出文章递到高俅面前:
  「请大人雅正。」高俅一看到标题《西北厢军缘何惨败》,便迫不及待的翻看。
  待看到童贯如何坏时,更是一字不落的细细品读起来。